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情深不知幾許》許言輕秦東歌章節列表免費試讀 第六章:欲加之罪

時間:2019-05-02 10:33:33編輯:淚冰清

新書推薦,《情深不知幾許》是孤六步寒塵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許言輕秦東歌,內容主要講述:她當然不是真的想去幫忙,而是想去看醫生上藥時,申如藍痛苦扭曲的面容。順帶聽上一聽她凄厲的慘叫聲。“好。上我車。”秦東歌拉住許言輕的手,將她拖到一輛棕色的賓利里。賓利故意慢前面的奔馳一截,秦東歌可不想去...

《情深不知幾許》 第六章:欲加之罪 免費試讀

她當然不是真的想去幫忙,而是想去看醫生上藥時,申如藍痛苦扭曲的面容。

順帶聽上一聽她凄厲的慘叫聲。

“好。上我車。”秦東歌拉住許言輕的手,將她拖到一輛棕色的賓利里。

賓利故意慢前面的奔馳一截,秦東歌可不想去看那個女人裝模作樣。

“那個女人,是想燙你,對不對?”秦東歌擰著好看的眉頭,用眼角余光看著副駕駛座的許言輕。

他看出來了?許言輕有點訝異,但還是擺擺手,替申如藍辯解道:“秦先生你誤會了,一切都是意外,我們倆正巧撞上。“

說這種謊言,她倒是臉不紅心不跳。

“噢?是么?但愿她也是這樣想的。”秦東歌說完這話,一腳踩下油門,攆上了前面的奔馳。

一行人風風火火到了醫院,掛完急診后,申如藍被送去做了緊急處理。

遺憾的是,許言輕并沒有如愿看到申如藍痛苦的表情,只是聽到她在屋里慘叫。

醫生叮囑,每日都要到醫院換藥。

而且,燙傷到了第三四天可能會水腫。

幸好沒有燙在臉上,申如藍伸手摸著自己的臉頰,暗暗慶幸。

一身濕透的裙裝被醫生從胸口剪開,怕她瘙癢難耐,醫生暫時為她裹了油紗,還加上了普通棉紗。

她還從未如此狼狽,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心中的怨氣,只能全數用在咒罵許言輕這件事情上。

“放心吧,只是二級燙傷,而且送來之前沖過涼水。回家忌好嘴,應該不會留下疤痕。只是恢復期可能要稍微長一些。”醫生在藍晴晴的再三詢問下,不耐煩回答道。

等確認申如藍無礙了,藍晴晴才對著許言輕指責道:“許言輕,你到底有沒有長腦子?你怎么能拿菜籃子去懟如藍呢?就算你看不慣我寵著如藍,也不該這樣報復她。”

她是打算將責任推給許言輕,這樣一來,許言輕就成了惡毒女人。

許言輕冷靜道:“媽,我沒有。”

如果不是申如藍心懷不軌,也不會自食其果燙傷!

她才不會蠢到認錯,就算做伏低認錯,藍晴晴也不會輕易原諒她的。

既然是這樣,為什么要認錯?

不過,這不代表她不道歉,前世,申如藍不就是這樣,以退為進的么?

“夠了,先回家。“許乾看不下去了,平時妻子慣著她那個干女兒也就算了,這種時候跳出來說這樣的話,不是瞎添亂嗎?

醫院里人多手雜又潮亂,藍晴晴也不想在這種地方潑婦罵街,只好帶著申如藍先回家。

但是這件事,她不會善罷甘休,她非要讓許言輕道歉認錯!

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讓許言輕也燙上一次!

回程的路上,秦東歌看著一言不發的許言輕,有點擔心。

她回到家里,一定會被她母親發難吧?可是,她是他秦東歌的女人,他不允許有人來欺負她。

就算,是她的親生母親,那也不行。

“許言輕,你該不會,打算去認錯道歉吧?”他嗤笑一聲,開玩笑般問了出來。

道歉?當然要道歉,可是,她得表現出自己是被迫道歉才行啊!

她從來不認為這件事她有任何錯誤,不過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罷了。

“畢竟是我不小心撞上了如藍姐姐。”許言輕嘆息道。

秦東歌冷笑一聲,只說:“你當我瞎么?廚房那么大,能放那碗雞蛋羹的地方那么多,她怎么就偏偏要往你那里湊?”

這個人還真是精明,許言輕訝異,然后好奇道:“你怎么就知道端雞蛋羹的是如藍姐姐呢?”

“伯母說了,是你拿的菜籃子。”秦東歌淡淡道。

“秦先生英明。”許言輕贊了一聲,語調轉低,“不過,都是我不好,如果我能多注意,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回到別墅,申如藍坐在客廳啜泣,藍晴晴發難許言輕。

“要是如藍留下疤痕,你可怎么賠償?她是模特,留下疤痕就等同于毀了前程。”

她臉上怨毒的表情,讓在場的兩個男人皺緊了眉頭。

只要是個明眼人,都能輕易從藍晴晴臉上發現對兩個女兒的不公平。

難道許言輕這個親生女兒,還沒有干女兒重要么?

許乾心生疑惑,這么多年來,藍晴晴對干女兒和親生女兒之間的區別,他都看在眼里。

一個大膽的猜測在他心中滋長,卻遲遲不敢去核實。

他只是想,或許是申如藍比他的女兒聰明,所以妻子才會更喜歡申如藍吧?

“媽,醫生說過了,不會留下疤痕。”許言輕垂著頭,顯得很自責。

如果她沒有記錯,當年,申如藍就是這樣子對待這件事的。

唯一的區別是,母親仍然站在申如藍一方。

“最好是不會留下疤痕,你這樣害如藍,小心天打雷劈。”藍晴晴出言恐嚇,一臉憤恨。

秦東歌看不下去了,皺眉道:“伯母,事情沒有調查清楚,請不要隨便冤枉人!”

“可是,秦先生,明明就是……”藍晴晴說到一半,就被秦東歌冷厲的目光嚇得收回了接下來的話。

她心里當然清楚事情的真相,可她怎么會承認?申如藍畢竟是她和心上人所生的女兒啊!

這些年她不能親自看護著申如藍長大,已經是自責不已,現如今,當然是要幫申如藍了!

“我再說一次,請伯母,不要冤枉我的未婚妻。”秦東歌在冷淡的言語間,將立場擺得很明確,他要幫許言輕。

“這事情東歌說得對,沒有證據,不要張著嘴巴胡亂說。”許乾不悅地瞥了藍晴晴一眼。

當初娶她回家,是因為她懷了他的孩子,現在還真是越看越覺得礙眼。

“老許,你沒看到如藍傷成什么樣子了嗎?”藍晴晴不滿抱怨,一雙眼睛恨不能將許言輕給剮了去。

“夠了,我看見了,我自然會打電話給如藍她爸爸說清楚。”許乾頓了頓,“醫生說了她不會留疤,就算留疤,我也會請最好的整形醫生幫她的。這件事,不要再說了。”

許言輕眼泛感動,萬萬沒想到一向溫和的父親竟然強勢維護她!

有人給了臺階,申如藍自然要順勢走下去。

于是她做出寬宏大量的模樣來,輕聲說道:“干媽,不要怪言言。這只是一場意外。”

“最好是。”秦東歌淡然一笑,轉向許乾,“伯父,不知家中可有監控?”

情深不知幾許

情深不知幾許

作者:孤六步寒塵類型:總裁狀態:已完結

《情深不知幾許》給個好評,雖然還是上本書的套路,但作者文筆更好了,劇情也好,輕松幽默,斗智斗勇。

小說詳情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胜平负预测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结果 36选7彩票怎么知道中奖 麻将来了组局怎么开始 人民币斗地主 欢乐升级腾讯棋牌 我没钱咋能赚钱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017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