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風云焚寂

更新時間:2019-02-22 10:41:40

風云焚寂 已完結

風云焚寂

來源:暴風看書作者:張生分類:武俠主角:穆空云幽蘭

《風云焚寂》由張生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主角穆空云幽蘭,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天色剛剛亮起,太陽的光輝又一次將要籠罩大地,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再一次重復著昨天,一樣的光,一樣的景。但是,今天卻多了些不一樣的人,也將多一些從沒有過的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晚,漠州客棧

此刻,云逸逍剛剛回來,進房后還未坐下,門外便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進來吧。”,云逸逍說道。

門開了,進來七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人,穿著打扮都很相像,為首一人便是跟隨云逸逍來此的大弟子天甲,后面跟著的自然是天乙,天戊,天己,天庚,天辛,天癸六名師弟。

七人齊聲道:“師傅,我們來了。”

云逸逍示意他們小聲些,然后說道:“為師此次叫你們前來是有一項重大任務交給你們,那就是在這幾晚內,你們要保證穆延德穆將軍的安全。因為為師認為,此次玄宗退位不單單是朝廷所說的那么簡單,這件事的背后肯定還隱藏著一個更大的陰謀,而且我懷疑那些人的下一個目標便是穆將軍。不瞞你們,就在昨夜,已經有刺客前來行刺,幸虧我在場,不然后果不堪設想,而且我估計他決不會善罷甘休。所以,這幾晚你們一定要保護好穆將軍。”

為首天甲說道:“師傅放心,我們一定會誓死保護好穆將軍。”

云逸逍滿意地說道:“很好,希望你們能完成這個任務,還有兩點我希望你們注意。第一,你們一定要暗中保護,我們的最終目的還是引刺客出現,然后活捉!第二,此人和我交過手,他的武功并不在你們七人之下,所以你們要共同對敵!”

七人齊聲道:“緊尊師傅教導。”

之后,天甲說道:“師傅,那我們現在就走了。”

云逸逍無語,揮了揮手。

這一晚,七人來到穆府附近,除大弟子天甲外,兩人一組,分別守衛東南西北四個方位。但直到天明,也未見任何刺客跡象,一夜風平浪靜,七人等到太陽升起才暗中離開。就這樣,第一晚平平安安地過去了。

第二天上午穆延德沒有去軍營視察,而是在家準備各種好禮。今日是初一,按穆延德所說,每逢初一十五他便會準備好禮,送給他們家的救命恩人無念大師。忙了一上午,總算一切妥當,這時已是快到晌午。

“哎,空兒呢?”,穆延德轉身問旁邊的一個仆人。

那人答道:“少爺在后院和陸安比武呢。”

穆延德笑道:“武功還沒學好就學人家比武。”

穆延德又說道:“對了,你們把這些東西都搬到院里去吧,放在這里礙手礙腳的。”

眾仆人齊聲道:“是。”

說完穆延德決定去后院看看他那兒子的武功到底學的怎么樣了,便朝后院走去。

此刻,穆空和陸安正在進行所謂的比武。說是比武,不過也是瞎打瞎鬧。昨天下午,穆空找到陸安,把上午無念大師教給他的一套拳法全教給了陸安。若不是云逸逍囑咐過不能把九炎掌外傳,他連九炎掌也教給陸安了。這也難怪,兩個孩子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比親兄弟還親,互相之間根本沒有任何隱瞞的事,別說是武功了。

就在他們正比劃的時候,看見穆延德朝這里走了過來,兩人便停了下來。

穆延德見狀,笑道:“怎么不練了,繼續啊,我就是過來看看你們的武功學的怎么樣了。”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穆空不好意思地答道:“爹,我們也就是剛學會一點皮毛,哪里算得上武功啊。”

穆延德笑道:“看你小子樂得,這下如愿了吧,從小就哭著鬧著學武功,這學武功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天賦不說,就是那份辛苦也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我想你現在也能體會到吧。”

穆空答道:“請爹放心,就算再辛苦我也不會放棄,我一定要成為絕頂高手!”

穆延德大笑道:“哈哈,那我拭目以待了啊,對了,今天下午軍營有要事需要處理,你幫我把禮品給你師傅送去吧,夜晚山路崎嶇難走,你今晚就住在空相寺吧。”

說完,穆延德又轉身向陸安說道:“小安,你也喜歡學武功啊?”

陸安不好意思地答道:“我有一點喜歡。”

穆延德看陸安樣子,便知道他其實也是非常想學,但又無奈地說道:“小安啊,其實我也知道你十分喜歡學武功,不過這次希望你體諒我,無念大師向來不收弟子,此次空兒能拜在他門下已是特別例外,我也實在不好意思再多要求什么。不瞞你說,為此空兒還和我吵了不知多少回呢!”

陸安趕忙答道:“老爺您千萬別這么說,您和太太平日待我如親生,我已感激不盡,怎么還敢有其他妄想。”

穆延德答道:“你不怪我們就好,其實空兒教你也是一樣。”

穆延德轉身對穆空說道:“空兒,你可要認真教小安啊!”

穆空羞愧地說道:“以前我不知道爹有苦衷,還和爹吵架,希望爹原諒。請爹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地教陸安的!”

穆延德滿意地笑了,看著這兩個年輕人,他覺得很滿足,也沒有多說什么,轉身便走了。

身后,穆空呆呆地站在那里,他突然感覺到眼前這個人是多么地親切,這個背影是多么地令人敬畏。如今,他真的是長大了,回想從前,動不動就和爹吵架,那時的自己是多么地無知,其實爹娘不管怎么樣,都是為了自己好。望著眼前那個離開的背影,他忽然覺得爹的背影如此蒼老。

當天下午,快接近黃昏時,穆空便帶了兩個隨從,架了一輛馬車出發了。由于陸安臨時被他爹叫去有事,所以沒和穆空一起上山。放在平日,穆延德一般都是中午出發,晚上回來,但這次他靠慮到夜晚山路難走,怕穆空出什么事,所以便讓他在空相寺留宿一宿。就這樣,穆空也不著急,直到黃昏才出發。

三人駕著馬車一路往南走去,就在快出城門口時,穆空忽然叫仆人停下來,而他則是東張西望似乎在找著什么東西。

一仆人問道:“少爺,出什么事了,你找什么呢?”

穆空一臉疑惑,說道:“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救命,你們聽到沒有?”

另一仆人仔細聽了聽,說道:“少爺,好像是從那邊發出來的。”

穆空順著那人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條小巷,兩旁都是廢棄的民宅,平日很少有人來。穆空二話不說,一下跳下馬車,邊向小巷跑邊對仆人喊道:“你們在這里等我!”

一瞬間的功夫,穆空已經消失在小巷中。

他隨著聲音跑去,那聲音也越來越清楚,是一個老者喊出的。穆空又轉過一個拐角,面前是一個死胡同,里面果然站著很多人。穆空也沒有馬上上前,而是躲在拐角處看著。

就在前方不遠處,站著幾個身穿獸皮衣服的中年人,為首一人身材矮胖,正拿著一袋煙美滋滋地抽著。就在他們對面,一個老者抱著一個貌似十五六歲的少女,滿臉驚恐地看著前面這幾個人。

穆空心想:“果然又是你這個壞蛋在欺負人!今日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你一下!”

那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狠狠地對那老者說道:“你這老頭子,別給臉不要臉!讓你孫女跟了我有什么不好,我保證讓她穿金戴銀,吃香喝辣,你別給臉不要臉!”

那老者哀求道:“求求大爺放了我家孫女吧,她才十五歲怎么能做你的小妾啊!求求大爺,可憐可憐我們吧!”

旁邊一中年人說道:“掌柜的,別跟他廢話了,直接搶回去算了!”

那矮胖的中年人對那老者說道:“你聽見了吧,我這伙計已經不耐煩了,你別逼我們動手啊!”

那老者更是嚇壞了,邊嗑頭邊哀求道:“大爺啊,我就這么一個孫女,求求你放了她吧。”

那矮胖的中年人面色一變,狠狠地說道:“看來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伙計們,給我上!”

“住手!”,穆空一聲喝道。

那幾個中年人都是一驚,轉身一看,原來是一蒙面人!

其實以穆空的身份,只要站出來那些人自然不敢造次。只不過這次穆空下決心好好治一治這個欺壓百姓的惡霸,所以剛才找了一塊布將面蒙上,這樣他們才會認不出來。

那個矮胖的中年人也是一驚,不過他也不是能被嚇住的人,對穆空說道:“你是誰?敢管老子的閑事,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

穆空邊向前走邊說道:“哦?!您的大名我自然聽說過,您就是漠州最大的客棧的掌柜的是吧!”

那矮胖之人一聽,心想:這人居然認得我,看來我的名聲也不小啊!

心下更是傲慢,說道:“既然知道本大爺的威名,怎么還敢多管閑事啊!”

穆空笑道:“我這個人有個不好的習慣,專門愛管閑事,而且越是臭名遠揚的人的閑事我越要管!”

那矮胖之人一聽,頓時火冒三丈,說道:“你小子是變著法罵我啊,今天讓你看看我的厲害,伙計們給我上!”

一聲令下,那幾個中年人頓時便向穆空撲去。

那矮胖之人心想:這下讓你小子好好長長見識!敢管我的事!

一邊還不住地喝道:“給我狠狠地打!”

結果,還沒等他喝道第三聲,對面,穆空早已把一群伙計打得落花流水,滿地找牙,這時正慢慢地向他走來。

“撲通”一聲,那矮胖之人頓時跪了下來,滿臉慌張,邊嗑頭邊向穆空求饒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我有眼不識泰山,您老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放了我吧。”

穆空狠狠地說道:“你們這些敗類,今日不除,將來一定是禍患,我今天就替天行道!”

此言一出,那些人更是嚇地魂也丟了,各個哭天喊地不住地求饒,嗑頭磕地額頭都破了。

穆空本就是想嚇唬嚇唬他們,見此狀,說道:“本來你們是非殺不可,但看來你們真的是有心悔改,那我就留你們一命,不過你們要答應我幾個條件。”

那矮胖之人趕緊說道:“好漢請說,我一定照辦,一定照辦。”

穆空故作沉思,走了幾圈,說道:“第一,你們要好好賠償這位老伯和姑娘!”

那矮胖之人一聽,趕忙把身上所有的銀票和銀子都拿了出來,趕緊走到那老者和姑娘面前,嗑了幾個頭,然后道了歉,還把銀票全都給了那老者。

穆空滿意地笑道:“很好,第二,從今往后你們不許做壞事,而且要定期發放錢糧,救助窮苦百姓!”

那些人齊聲道:“是,是,我們今后一定不會再做壞事,一定做好事,請好漢放心。”

穆空說道:“你們記住就行,如果哪天讓我聽到或看到你們再做壞事,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我知道你們的客棧在哪里,要取你們的性命易如反掌,記住了嗎?”

那些人趕忙嗑頭道謝:“我們記住了,謝謝好漢不殺之恩,我們今后一定改過!”

穆空喝道:“快滾!”

說完,那些人一溜煙跑了,看著他們狼狽的樣子,穆空十分歡喜,心想:學武功就是好,能夠行俠仗義。

歡喜了半天,他這才想起身后還有個老伯,趕忙跑過去。

那老伯趕緊下跪給穆空嗑頭,不住地說道:“謝謝恩公,謝謝恩公。”

穆空趕緊將老者扶起,一看,原來是平日以賣油餅為生的弓老伯。

穆空說道:“原來是弓老伯啊,是我穆空啊!”,說著穆空把面紗拿下。

見到是穆空,弓老伯也是一驚,不過還是不停地謝道:“謝謝穆少爺,今天要不是你,我孫女恐怕就被那惡霸給搶去了。”

穆空指著那個少女問道:“弓老伯,這就是你的孫女啊,我怎么以前從沒見過啊。”

弓老伯邊扶起那個少女,邊說道:“我這孫女是今天才過來的,他的父親參軍去了,母親死得早,沒人管她,所以他父親托人把她送到我這里。”

“哦,她怎么了,暈過去了么?”,穆空問道。

弓老伯答道:“剛才嚇昏過去了,我們剛進城便碰到了那個惡霸,他把我們帶到這里說要商量點事,誰知他是想搶走我孫女。”

穆空生氣地說道:“那個惡霸,真是欠揍,不過過了今天他應該不會再干壞事了吧。”

弓老伯嘆氣道:“唉,我這孫女命苦啊!”

穆空走上前去,說道:弓老伯,我們先把您孫女送回家吧。”

弓老伯說道:“好。”

穆空說完,便將那個少女抱起,這時他才細細地看了看那個少女,雖然衣著樸實,但無法掩蓋那迷人的氣息,樣貌如九天仙女,散發著少女的清香,穆空的心被深深地震動了一下。

穆空抱著那少女向街上走去,出了小巷,那兩個仆人趕忙將馬車趕了過來,穆空將那少女抱上馬車,便和弓老伯一起,掉頭向城北駛去。

到了弓老伯家,穆空將那少女放在床上,然后對弓老伯說道:“弓老伯,剛才那惡霸給的錢您都留著吧,給這位姑娘買點吃的用的,別給那壞蛋省。”

弓老伯連忙說道:“是,穆少爺,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穆空最后看了那少女一眼,只見她依舊雙目緊閉,恐怕真是受驚過度了。然后便告了辭,向外走去,就在出門之前,他忽然想起一事,轉身向弓老伯問道:“對了,弓老伯,您孫女叫什么啊?”

弓老伯答道:“哦,孫女今年十七歲,叫弓紫婷。”

穆空自語道:“弓紫婷,好美的名字!”

之后便出了門,上了馬車,對仆人說道:“趕快走吧,要不就天黑了。”

馬車開始向城南門駛去,太陽的光輝漸漸暗了下來,余輝灑落在馬車上,兩個仆人依舊說說笑笑。車內,那個十八歲少年的腦海中,一個名字,仿佛揮之不去。隨著夜的到來,一切都慢慢變得模糊,但那個容顏卻是越來越清晰。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玄幻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宁夏滑水麻将作弊器 排列3大奖 上证指数月k线图 福彩中心照片 彩6彩票游戏 新疆18选7连线走势图 酷喜乐彩色铅笔 开心彩票网址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