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邊城情俠

更新時間:2019-02-26 16:36:54

邊城情俠 連載中

邊城情俠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千喜弘分類:武俠主角:羽飛

《邊城情俠》由千喜弘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羽飛,內容主要講述:雨霖鈴不知母親好好的何以忽然動怒,嘟起小嘴咕噥道:“輸便輸,這樣的蠢男人誰希罕!” 董彩娛斂容正色道:“誰希罕?女人希罕!女人的美不給那些蠢男人瞧,難道還留給女人自個兒瞧不成?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當下踏著河街青石板路向下河行去,思及方才與義妹相處,臆馬心猿騷動難控,自是心魔作怪,不由猶有余悸,惶愧之余暗暗自責:“義妹這般的冰清玉潔,我怎能褻du了她,我竟會生出那齬齪念頭,我還是個人么?”惶愧之際又生出自卑:“義母總說我定力差,難道我真的自己制不住自己?天啊!為什么我心中總會有邪念,我的魂魄真為魔邪所役么?為什么我生來便有心魔,總比別人差?”

自卑自惱之念毒蛇般咬噬他的心魂,使他苦痛難堪。想到藝院中那個個豐神俊朗的子弟,愈感自卑形穢。一時又想到雨霖鈴己與自己結為姻緣,自己終是為上天眷顧,又自歡喜。想到義妹的嬌美多情,心懷歡暢之際又忽自慚:“義妹是天仙一樣的人物,我又怎配得上她?”心中又自郁郁。

這么心中忽喜忽悲,當真是柔腸百轉。又想上天這般眷顧于自己,自己總得好自珍重,義妹是這般的美,自己可不能負了她,定要制住心魔。他思慮重重,悲悲喜喜,不覺間己到了巖灣。

耳中只聽得一片喧鬧,雜著陣陣絲弦之樂,羽飛疑徨張望,只見河邊山灣里,好大一片屋舍,構筑與苗人的吊腳樓大異。往日他雖聽聞巖灣熱鬧,卻不想是這番繁鬧景象,只見處處紅燈高掛,眼前人來如織,其服飾穿戴卻又與邊城人迥異。羽飛一時如置異世之境,只是失措迷徨,不知其所。

正自驚疑張望之際,忽見東首樓中一嬌妖美婦倚欄瞧著自己飛眸媚笑,見他舉目相望,便舉起手中花帕向他頻頻招徠。羽飛大是疑惑:“這女人干么向我招手?她怎會識得我?哼,也許她識錯了人。”待要自去不理,卻見那女人飛眸送媚,情態熱烈,渾不似識錯了人,一時又自躊躇,不知是否該當過去。

正沒做理會處,街上忽一片哄亂叫嚷。羽飛循聲而望,卻是一只黑不溜湫的小黑豬在街中狂奔亂躥,一個灰衣漢子手持短捧跟后急追,街上男男女女紛紛驚呼閃避。羽飛猜知定是那漢子養的家豬跑逸,他趕著追抓,立時起了相助之意,轉身擋住街路,晃臂吆喝,幫灰衣漢子堵截那小黑豬。

那小黑豬腿長精瘦,奔躥極快,只一晃眼便躥到羽飛胯下。羽飛不意那小黑豬來得如此迅猛,倒鬧個措手不及,讓它從跨下倏忽鉆過。羽飛暗恨自己遲笨,連只小豬也擋不住。

說也怪,那小黑豬躥出三四丈后竟爾忽然回轉,返奔到羽飛跟前繞著他褲腿拱嘴而嗅,鼻中哼吱哼吱歡叫。羽飛疾探手抄那小黑豬后腿,那小黑豬扭頭張嘴反咬羽飛手腕,迅捷兇猛。羽飛不意向來蠢笨的豬仔竟爾咬人,慌得縮手不迭,險險便給它咬著,好不狼狽。街上閑人駐足而觀,皆覺有趣,齊聲哄笑。

羽飛好生羞窘,見那小黑豬并不逃躥,仍繞著他甩尾叫嗅,便貓了腰,雙手箕張抓拿那小黑豬腰腹,觸手竟如抓著泥鰍,滑溜異常,那小黑豬在羽飛手中一躥臉上一撞,縱入懷間又從他胯間溜跑。此際街人紛紛涌上圍觀,見得此情,那些姑娘媳婦無不掩嘴直樂,一干無賴子則高聲喝彩叫好。

羽飛忽覺左臉熱辣辣的,伸手摸去,手掌上沾著血水,竟是讓那小黑豬咬傷了。街上閑人哄笑更甚,哄鬧中卻聽得一個女人尖聲罵道:“那來的王八羔子,猴爪子敢在你姑奶奶身上亂摸,讒女人回家摸你媽去。宰了你的猴爪子!”那無賴子卻叫道:“啊喲,連那小母豬都起心調戲,可不丟你祖宗么?讒急了熬不住,哥們帶你逛院子去,別丟人現眼惹人笑話啊。”惹得街人一陣哄笑。

閑人中不少是戍邊軍卒,這干人離家去鄉,混寄軍伍,生活清苦,聊寂無寄,便愛惹事生非,個個俱是油痞成性。更有那三教九流的浪蕩兒郎,全皆好事之徒,這伙人逢得如此場會,怎能不湊趣起哄,立時便有人叫道:“怪道這哥兒如此舍命,卻原來見是位豬小姐。哥兒,爺們在營里苦熬,整年累月見不著個母的,也沒讓女人讒的見著個母的就求huan啊,大街上便摟著你豬姐姐要親嘴,太猴急了吧?人家豬姐姐不是不干了么,咬你個急色鬼,活該!”又有人道:“哥兒,心急吃不得熱豆腐,別一副猴急樣,八輩子沒見過母的似的,收起你的粗魯蠻樣,溫柔點兒,慢慢來,豬姐姐才會從你。”更有人大叫:“喂!哥兒,那豬姐姐的黑**與姐兒的白**哪個更軟更香?豬姐姐的長嘴厚唇可比姐兒的櫻唇香?哈哈。”

羽飛聽得那干無賴兵痞哄鬧起笑,言語粗痞,羞得滿臉飛紅。窘迫之際見那灰衣漢子已然趕到,急道:“大叔,你這豬仔好怪,我逮它不著,你快自個來抓。”

灰衣漢子更不答言,搶上揮棒便擊打那豬。此時街人早團團圍住觀看,那小黑豬無路逃遁,只顧奔躥閃避,竟是迅如狡兔,滑似貍貓。那灰衣漢子一時竟打它不著,一人一豬,你追我遁,認真較量起來。

街人皆覺有趣,指點觀看,笑那漢子與畜生斗氣。那漢子也真似犟了氣發了急,對眾人笑談通不理睬,只一味對那小黑豬狠追猛打。糾纏良久,那小黑豬終被灰衣漢子一棒打折后腿,翻倒在地嗷聲慘叫,灰衣漢子猶不解恨,手中短棒連揮連落,打得那小黑豬尖聲慘叫不已。

羽飛見灰衣漢子魯莽狂躁,心下不忍,勸道:“大叔,不能打了,再打可就打死它了。”灰衣漢子卻仍不罷不休,又是一頓暴打,那小黑豬哀哀嚎叫幾聲便沒氣了。

羽飛疑怔地瞧那漢子,只見那漢子細細條條的身子如根燈草,一張長臉臘黃臘黃毫無生氣,竟如從廟里走出的木雕小鬼。

黃臉漢子猶似恨怒難消,又抬腿踹那小黑豬的頭,解恨似罵道:“死畜牲,今番可讓你害苦了,今日總算消了你這禍根。”

農家視豬如財神,豬是農家寶。羽飛聽得黃臉漢子罵那豬仔為“禍根”,更增驚詫。忽見黃臉漢子語聲狠惡,臉上卻木木的毫無表情,竟如僵死的僵尸一般,不由驚噫出聲。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情有獨鐘小說
  3. 搞笑小說
  4. 職場對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浙江 贵州快三开奖今天 十一运夺金任五遗漏 捕鱼大师单机版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娱乐场设备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综合版 山东十一选五购买软件 6场半全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