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恐怖 > 冥車

更新時間:2019-03-20 11:42:02

冥車 已完結

冥車

來源:追書云作者:堂前雁分類:恐怖主角:劉明布

主角是劉明布的小說叫《冥車》,是作者堂前雁創作的懸疑靈異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做了四年公交司機,心中的秘密也整整壓抑了四年,我來親身講述你所不知道的列車驚悚事件。靈車改裝成公交車之事,或許你沒經歷過,但你所坐過的公交車,不一定只載活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葛鈺正準備往后排走呢,忽然一愣,片刻后嬌笑道:你還真把我當成鬼了啊?真逗。

這?

葛鈺笑著走過來,抓住我的手問:涼嗎?她的小手有溫度,我說不涼。

她又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問:涼嗎?這小蠻腰挺纖細,挺柔軟,我說不涼。

看我傻傻的樣子,她噗嗤一聲笑道:要不要讓你摸一下我的胸,驗驗真假?

我就像著魔了一樣,機械性的點點頭,葛鈺一股女神范,說:想的美!

她走到了后排,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很是性感,留下我自己坐在駕駛座上發呆,我回頭問:那天你是怎么下車的?

“我一直都是在學院路口下車的,你沒發現嗎?”學院路口在魅力城的前邊,也就是說,那天晚上我遇上鬼打墻的時候,葛鈺已經下車了?

或許是我當時太入神了?又或者我進入了幻覺?

“呃,葛鈺,你真不是鬼?”我試探性的問道,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女郎就像是有魔性一樣,剛才那一幕讓我心神蕩漾,回味不及。我慢慢的不害怕了。

她一愣,很驚訝的問:你怎么知道我叫葛鈺?

我一摸兜,這才想起那張身份證被西裝大叔帶走了,就說道:你身份證是不是丟了?

葛鈺是個聰明的女郎,她踩著紅色小高跟,噔噔噔跑過來問我:我身份證是不是丟你車上了?我說怎么一直找不到。

那張身份證不是她故意扔到車上的,是她無意之間丟的?而且她不是鬼?

等等!

到底是誰在欺騙我?這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

如果說葛鈺在欺騙我,把身份證扔到車上后,故意說是自己不小心丟的,以此來跟我搭訕?那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泡我嗎?我不覺得她一個女神能看得上我這樣的屌絲。

如果說葛鈺沒有騙我,那西裝大叔所說的話,完全就是一派胡言了,葛鈺沒死過,她也不是鬼,那這西裝大叔為何又要騙我?

騙我錢嗎?我窮逼一個。

騙我身體嗎?我不覺得那貨是個鈣片。

我的大腦凌亂了,我慢慢的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漩渦,這里邊一定有什么陰謀,或許有一方在騙我,在利用我,或許雙方都在騙我,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我一咬牙,心說非要把這件事查清楚不可!

當下我發車,回頭跟葛鈺笑著說:美女啊,車上沒人,坐我旁邊聊會唄。

葛鈺也確實挺有氣場,挺有女神范,當下踩著小高跟就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我倆聊了許久,到學院路口她下車的時候,我說這兩天我把身份證給她送去,然后問她要了手機號碼。我不是為了泡她,我只是想跟她走的近點,從她身上找出突破口,看看這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

我隱隱覺得這是一件大事,而且所有人說的話,我都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只能靠自己的感覺去判斷真假。

這一趟挺安穩,沒有遇到什么詭異的事情,我發車回去之后,并沒有立即下車,而是坐在車上靜靜的思索,上一次犯了忌諱,遇上了鬼打墻,然后西裝男子出現,鬼打墻就不見了。

如果不用常規思維去看待這件事,換一個角度來想的話,還有可能那個西裝男子就是鬼,鬼打墻是他弄出來的,他先讓我陷入鬼打墻之中,等我的神經到達崩潰邊緣之時,然后再現身,幫我解除鬼打墻,這樣我就相信他了!

這一招如果真正成立,那可就太令人驚悚了!可謂計中計。

“誒,小劉,坐車上干啥呢?一會來我辦公室,咱倆整兩口”陳偉從辦公室出來上廁所,路過車輛旁邊,看到我坐在駕駛座上不動彈,就大老遠問了一句。

我這就下車,但剛離開駕駛座的時候,我猛然一驚,看向陳偉的一瞬間,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不對!我還是把事情看的太簡單了!

我只是糾結西裝大叔和葛鈺究竟誰在騙我,可我完全把陳偉置身事外了,陳偉做為客運主管,整天坐在辦公室里不動彈,14路公交車他從沒開過,但他為什么告誡我,不到站點不準停車?而且在焦化廠停留時間不能超過十分鐘?

他是怎么知道這些事的?

難不成,陳偉是鬼?

我的大腦再次凌亂,下了車,正好陳偉從廁所趕回來,摟住我的肩膀就要去喝酒。

整個客運站里,他是主管必須住宿在這里,而其余的司機師傅都是三四十歲,平時都回家住,畢竟有老婆孩子。整個房子店客運站,只有我倆住宿在這里,陳偉平時一個人喝悶酒也沒意思,所以總拉著我一起喝。

喝酒的時候我問他:陳哥啊,今天有個老太太在路中間燒紙錢,我差點撞到她,所以沒到站點停了一下車。

陳偉一驚,問:那你回來的時候,有沒有什么特別的人上車?

“特別的人?咋個特別法?”

“比如穿的衣服是十幾年前款式的,抽的煙是十幾年前就停產的,又或者...沒影子?”陳偉臉上的表情很嚴謹。

我想起了那個給我遞煙的小伙子,他曾經給了我一支水晶宮牌子的香煙,那確實是十幾年前就停產的,難不成,那個小伙子是鬼?

我想了想,說:這倒沒有。

陳偉這才放下心,說:切記,以后千萬要在站點停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心說到了這一刻,我也該攤牌了,不過攤牌的方式,我不能太直接,我說陳哥你跟我解釋一下為啥不能在站點停車啊?

陳偉抿了一口小酒,吧嗒吧嗒嘴,說:小劉啊,你要是信你陳哥,這事你別問,有時候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你說是不是?

道理說的不假,但這話絕對是屁話,老子被蒙在鼓里,就像一只被人做實驗的小白鼠一樣,這種感覺你怎么不試試?

我笑著問:陳哥,我這個人從小膽大,你盡管說說唄。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陳偉嘆了口氣,這才壓低聲音對我說:小劉啊,不瞞你說,咱東風運通公司的實力有多雄厚,行業里的人都清楚,對不?

我點頭。

陳偉又說:資產這么雄厚的公司,為啥還保留著這樣一輛老式公交車?我告訴你,因為這一輛14路公交車必須開下去!沒人開,就要出大事!

怪不得做夠半年配私家車,做夠一年配一套房,敢情這公交車必須開啊,但現在確實難找到熟悉藍星公交的司機。

陳偉應該是酒后吐真言了。

我給陳偉滿上,又問:陳哥啊,那這一趟14路公交車為啥必須開下去?是發生過什么事嗎?

我是趁著這個機會,把陳偉的話都套出來,陳偉醉眼惺忪的說:哎,十幾年前啊,這輛公交車上,曾經發生了...

話說到了這里,陳偉撲通一聲,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鼾聲打的震天響。

我去,這就暈過去了?我晃了晃陳偉,發現他不像是裝的,畢竟我倆在一起喝酒很多次了,我發現陳偉一個特殊的地方,就是他酒量不好,但卻嗜酒如命,經常是夜夜買醉。

攙扶著陳偉回到他的房間,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我難以入眠,陳偉應該不是鬼,他今晚說出來的話,準確性還有待商榷。但我覺得,他是個有秘密的人,一定是!

現在的我,隱隱猜測出了一些端倪,鬼肯定有,而且不止一個,但誰是,現在還不清楚。

只可惜奶奶已經撒手人寰,她生前在醫院里見過的那個女鬼,具體長什么樣,我也無法得知了。

第二天,我給西裝大叔打了個電話,說葛鈺的那張身份證我還有用,他讓我去市區的一家餐廳去找他。

我心想,取了身份證之后,就直接聯系葛鈺吧,所以就打扮了一下,又抹了點發膠。

在市區一家西餐廳見到那位大叔之后,他說事情目前還沒什么進展,沒調查出什么,我點頭,接過身份證之后,寒暄了兩句就離開了。

到了西餐廳外邊,我撥通了葛鈺的手機...

猜你喜歡

  1. 重生小說
  2. 幻想小說
  3. 玄幻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义乌开滴滴赚钱吗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遗漏 澳洲幸运5玩法说明书 篮球小说 球手们老板靠什么赚钱 股票行情002497 体彩大乐透开奖结果 新港彩票游戏 辽宁35选7最新开奖结果 福彩开奖27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