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大唐利刃

更新時間:2019-03-23 11:00:29

大唐利刃 連載中

大唐利刃

來源:掌文作者:獨孤墨分類:武俠主角:柴宗寶

獨家完整版小說《大唐利刃》由獨孤墨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仙俠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柴宗寶,內容主要講述:十國相爭,五代并存,恰逢三藏為愛輪回,江湖紛爭再現,亂世情仇,恩怨難了。親人被害,生死離別之際,他到底是該放下手中的劍,還是心中的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不敢多想,也沒有時間去多想。

他奮不顧身的沖進內室,只見一名身材矮小的黑衣人,一手拿劍一手抱著嬰兒。

那嬰兒不知是驚恐還是好奇,瞪著眼睛,一眨一眨的望著黑衣人。

黑衣人的劍在抖,手不抖劍怎么會抖?他的心也亂,為什么亂卻沒人知道。

中年漢子似乎看到了希望,迅速的冷靜了下來。

黑衣人慢慢的抬起頭,似乎是發現了中年漢子的存在。

中年漢子一直在等他把視線從孩子身上移開,現在機會終于來了。他以極快的速度刺了過去。

劍刺已入了那黑衣人胸膛,他又趁勢將孩子奪了過來。

那一劍只需再進分毫便可取他性命,不過他并沒那么做。只是將劍抽了出來,橫著黑衣人的脖子上。

冷冷問道:"你是什么人?來此倒地要做什么?"

這說話的聲音正是周世宗,柴榮的。

"殺手,來殺人。"

他受了傷,應該很痛,但聲音中卻聽不出絲毫的痛苦。

在這一句話中世宗就已經聽出,他是個老練的殺手,死在他劍下的人恐怕早已不止一兩個。

"可他為什么沒有殺宗寶?難道此行的目的不是刺殺宗寶?那又是殺誰?如果是殺我,以他們的實力顯然還不夠!是他們高估自己了?不會……"

世宗實在想不出他們來殺誰。于是問道:"你要殺誰?"

黑衣人冷冷道:"一個叫柴宗寶的孩子!"

他明明已經失敗了,劍就橫在他的脖子上,隨時可能要了他的命。可他說話的語氣中卻沒有絲毫畏懼感。

他不怕死?

不!他只是沒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眼里。

一個連自己的生命都不放在眼里的人,為什會不忍心殺一個孩子?難道他會在乎一個孩子的生命?

"誰指使你的?為什么要殺他?"世宗的聲音中充滿了怒氣。

世宗并沒有因為他不畏懼生死,敢說實話,而敬重他。因為像他這樣的人,世宗見過很多。物以稀為貴,不稀則不貴,所以世宗并未把他放在眼里。

黑衣人卻也完全不在乎,搖了搖頭,無論再問什么都不再說半個字。

直到世宗撤回了寶劍,道:"你走吧!"

那黑衣人才一臉驚訝的望著世宗,雖然看不太清,但可以肯定非常嚴肅,更不像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于是問道:"你不殺我?"

他以為他死定了。

"你也并沒有殺孩子!"世宗冷冷的回答道。

不錯,在世宗敢來內室的這段時間里,他足可以殺死那孩子十次。但他卻一次也沒有殺。

因為那一刻他仁慈了,所以這一刻,他也受到了仁慈的對待。

在江湖上,不是所有的仁慈都能換來仁慈的回報。他明白這道理,但并不感激世宗。

他踉蹌的走出門去,傷口還在不斷的流著血。

世宗從懷里取出一個小瓶子,里面是上好的刀傷藥,一揚手扔了過去。

黑衣人憑著感覺將藥瓶接在手里,打開蓋子吞了下去。

他知道這絕對不是毒藥,如果要殺他根本不必浪費毒藥,只要他得不到好的刀傷藥,很快便會流血而死。

他走出了房門,在袍子撕一塊布,一邊走一邊包扎傷口。

突然回身,對世宗道:"你用的是少林七十二變?"

他說的"少林七十二變"乃是大唐初年,怪僧孫悟空在夢中利用了天、地、人、鬼、山川、溪流、猛獸等一共七十二種大自然的變化所創,是一門內外兼修的上乘武學。

要徹底學成需要經歷重重險關,一旦失敗性命不保。

但幸運的是,只學其中的幾種變化便不會存在風險。因此,被少林高僧將其拆分,整理成了七十二種絕技,并警告后人不可將七十二絕技學全。

世宗也不過是學了幾種而已,但在江湖上已經少有敵手。

剛剛所用的正是里面的"獸之變,夜幕降臨"。這一招,無論在多么黑的地方都能看的見。

世宗看了看那黑衣人,笑道:"怎么了?想學?只要你說出是誰指使你的……"

"不!我是個殺手,不陪練佛門武功。"黑衣人突然打斷他的話。

接著道:"你也不陪,你殺了太多的人,佛會懲罰你的。"

世宗心中不悅,肅然道:"佛會怎樣懲罰我?"

黑衣人笑了笑,道:"剛才那個孩子,他是不是你唯一的兒子?"

世宗點了點頭,道:"那又能怎樣?"

黑衣人接著道:"你唯一的兒子腳心上有一朵蓮花痣,將來必定出家為僧,到時你的皇位便無人繼承。"

房子里那么黑,世宗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到的。但而那孩子足底確實有一朵蓮花,自己也確實仗著七十二絕技里的部分功夫殺了很多人,不只是在江湖上,還有戰場上……

他今晚本來心情就不太好,偏偏又聽了一堆難聽的話,臉上增添了許多怒氣。

森然道:"你如果也信佛,就不該當殺手,如果你當殺手,就不該再信佛。這樣只會加速你的死亡。"

黑衣人明白他說的意思,點了點頭說了一個"是"字,轉身走向無盡的黑暗。

"今夜你本不該在這里。不要讓和尚把你的孩子帶去了,他出了家便再也不會回來了……"

世宗知道那黑衣人已經走遠了,用的乃是千里傳音之術。也知道他在暗示自己什么,但卻不敢去想……

是的,他今夜確實不該在這里。他本該在宣慈宮里享受天倫之樂的,但卻總是不放心兒子,特意跑來看看,可沒想到會遇見了刺客。

那一夜他沒有合眼,面對著孤燈,時不時地望望熟睡的宗寶,心情無比的沉重。

"難道我柴榮真的要絕后嗎?為什么孩子剛剛降生就出了這么多亂子?不是和尚來收徒,就是殺手來要命。難道我真的沒有兒子的命嗎?"

他的心里不斷思考著,越想,就越難受,但卻沒辦法停下來不去想……

腳心有蓮花痣為什么一定是出家之相?為什么就不能是帝王之相?

"不可以,絕不可以……"

他的怒吼伴隨著清晨第一縷陽光,像雷聲伴隨著閃電那樣,問候了大地。

他推開門來到房外,只見地上的尸體和血跡早已被人處理的干干凈凈,好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他并不去理睬那些東西,因為他現在很著急去見一個人,一個男人見了就會動心的女人。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異世小說
  3. 搞笑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秒速飞艇是菲律宾的吗 宁夏11选5推荐号 辉煌棋牌提现是骗局吗 排球比分直播捷报 淘宝快3网址 北京中彩印制有限公司 内蒙古时时彩一定牛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七星彩头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