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仙姬為后:傲嬌帝君別太狂

更新時間:2019-04-11 09:49:54

仙姬為后:傲嬌帝君別太狂 連載中

仙姬為后:傲嬌帝君別太狂

來源:微小寶作者:帝君萬安分類:仙俠主角:姜姽婳白龍帝君

主角是姜姽婳白龍帝君的書名叫《仙姬為后:傲嬌帝君別太狂》,它的作者是帝君萬安所編寫的仙俠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一次靈族大戰,讓姜姽婳和她的族人們一夜之間成為稀有動物。白龍帝君繼位,一道帝旨,讓她這只底層麻雀抖身一躍,變身四品娘娘!帝君傾身邪笑道:“不止呢......”終于翻身農奴把歌唱,姜姽婳白天上朝為君上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嬤嬤轉而遞給姜姽婳一件浴袍(古代浴袍),指著旁邊盛水的臉盆對姜姽婳道:“靈秀女,將你的妝卸掉。”

姜姽婳并沒有馬上卸妝,而是詢問著大嬤嬤,“嬤嬤,請問,奴婢可以將奴婢的卸妝水和洗漱用品拿出來嗎?”

“自然可以。”

姜姽婳穿好浴袍,環視一周,找到自己的行李箱,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品,又毫不遲疑的走回來,開始卸妝。

“凈面。”

姜姽婳又開始洗臉,刷牙。

待姜姽婳將一切都做完后,大嬤嬤又緊接著道:“抬頭,轉過來。”

卸妝后的姜姽婳,和畫妝的樣子并沒有差多少,只是落尾眉短了些,臉色(呃。。我該怎么形容呢?象牙白?詞窮中。。。)唇色有些蒼白。

兩位嬤嬤對視著點點頭,“可以。”便要姜姽婳進浴桶里洗漱身子了。

姜姽婳發誓,她這輩子都沒有洗這么仔細過,那個地方被洗了幾遍不說,二十個指甲縫也愣是給仔仔細細的掏了個遍,耳朵洞和鼻孔也用小棉簽給洗了好幾遍!靈秀女想,估計就差沒把她掰開好好用肥皂搓搓她的內臟了!

臨近亥時(晚上十點),姜姽婳這才被“洗涮”完畢。

不對,怎么有種母豬待宰的趕腳。。。不會是她們覺得我不通過,準備把我帶下去殺了放血吧。。。

姜姽婳胡思亂想中。。。

兩個嬤嬤拿著一件寬大的水綠色寢袍直接給姜姽婳罩上,在胸前打了個結。姜姽婳看著嬤嬤的動作,不住的在心里嘀咕:這寢袍可以改名遮羞布了哦,確定不給內衣穿嗎,我有帶內衣唉,不給穿嗎?不穿嗎????

一切準備好,大嬤嬤從屏風外叫來一位侍者,讓姜姽婳趴在侍者背后,侍者直接背起姜姽婳將她送到了君上的寢殿。

侍者將姜姽婳背到君上的寢殿,放在帝床上就離開了。此時,寢殿里只有姜姽婳一個人,她全身上下只著了一件寢袍,連鞋子也沒有,所以姜姽婳并不敢下地,只是坐在帝床上打量著整個屋子,屋子里燒了暖爐,只穿寢袍并不會覺得冷。殿里除了桌椅,衣架一些日常起居用的以外,還有一個書柜,書柜上琳瑯滿目全是書,只是距離太遠,姜姽婳看不清具體是哪些書。不過這并不阻礙君上在姜姽婳心中留下勤政愛民的好印象。

姜姽婳又回頭看看帝床,這帝床和一般的古床還不太一樣。只有床頂,四面都沒有床壁。因為到了冬天,床的四周都掛上了比較厚重的月白色繡金絲盤龍帳,君上還沒有就寢,所以除了靠墻的床頭,其他三面的圍帳都別在床柱上。

帝床非常大,姜姽婳目測應該是寬三米,長不到四米。只可惜床不夠軟,不然姜姽婳真的很想站上去蹦兩下。。。不過她也只敢想想了(′??`?)

但是哦,不可以蹦,走兩下應該沒問題吧?想著,姜姽婳就站起來,非常仔細的看了看四周。嗯,沒有人!

于是姜姽婳就大膽的在帝床上走了起來,一圈。兩圈。。三圈。。。這床,夠大!走起來,真方便!估計就算是穿著曳地一米的長裙子,裙尾也卷不到一塊去。唉~要是我能有一張這么大的床就好了。在軟一點,更好!想罷,姜姽婳又在床上蹦了兩下。。。

寢殿門口,君上自從姜姽婳轉第二圈的時候就已經在了,卻并沒有進去,也沒有出聲,就站在門口看著姜姽婳在他的床上鬧騰。大管侍感受到這微妙的氣氛,不敢出聲。一直到姜姽婳在帝床上開始肆無忌憚的蹦噠,君上才開了口,“好玩嗎?”

姜姽婳下意識的嗯了一聲,才反應過來,有人來了。于是轉過身來,看見來人身上霜色龍袍的一瞬間里,不停的思考著,完了完了,玩過火了,,怎么辦?行禮還是求饒?

下一秒,姜姽婳已經因為腿軟跪在了帝床上,“君君君君上。。。”

姜姽婳終于反應了過來,忙向君上行了個大禮,恭敬道“奴。奴婢。見過君上。”

君上并沒有叫起,向后一揚手,大管侍便拘著禮下去了。君上慢慢踱步至帝床邊,姜姽婳嚇得不敢亂動。

其實君上并沒有要怪罪姜姽婳的意思,只是覺得她挺大膽,便隨意問了句。現在看著面前受驚兔子般的人兒,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孤在問你,好玩嗎?”

床上跪著的姜姽婳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君上,你這么問我,確定不是想玩死我嗎?

“好……玩?”姜姽婳試著回答……

“嗯?”

“呃不好玩不好玩。”

“怎么,不滿意?”君上陰惻惻的問道。

姜姽婳簡直欲哭無淚,看吧,我就說嘛,怎么回答都不對!

“君上,奴婢知錯了。”姜姽婳頗有種誓死如歸的趕腳。

“哦?知錯了,哪里錯了。”君上挑挑眉,他的聲音很好聽,可能是見了姜姽婳這樣,心情有些愉悅,語氣也跟著輕松了一些。

但這在心情異常緊張的姜姽婳聽來,就有興師問罪的意思了。姜姽婳此時已經快要生無可戀了,反正要死,就死的痛快點。

“奴婢不應該。。。”不應該什么,詞窮啊。總不可能說不能再你床上蹦噠吧!

“奴婢,不應該褻瀆帝床。”還是命重要一點。。。請死什么的都是浮云。

君上差點沒笑出聲來,褻瀆帝床,虧她想的出來。

“君上,奴婢知錯了,君上。。”姜姽婳壯起膽子抬頭瞄了一眼,又趕快低下頭去,“君上饒了奴婢這次吧”越往后說,姜姽婳聲音越小。

君上覺得逗弄的不能太過火,小心嚇壞了剛來的小老婆。于是扶著姜姽婳的胳膊,將她扶起來,“無妨。”

姜姽婳因為跪的久了,臉部有些充血,君上瞧見她這副模樣,頗有些好笑。本想歇下的逗弄心思,又浮了起來。這時兩位侍女進來,將帝床兩側的圍帳放了下來

君上也沒有再說什么,站在帝床前,當著姜姽婳的面開始寬衣。姜姽婳見君上這番動作,動又不敢動,又羞得無地自容,只好悄悄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校園小說
  3. 都市小說
  4.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网上能赚钱的app 新疆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全民斗牛牛 海王捕鱼坑 吉林快3和值专家预测 幸运分分彩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号 吃草有哪些生肖 怎么查询彩票中奖地方 捕鱼大师的工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