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妖夫當道,龍王賴上門

更新時間:2019-04-15 16:57:04

妖夫當道,龍王賴上門 已完結

妖夫當道,龍王賴上門

來源:微小寶作者:鄙人亡心分類:仙俠主角:于夢凡蘇洛寒

于夢凡蘇洛寒是小說名字叫《妖夫當道,龍王賴上門》里的主角,作者是鄙人亡心,小說主要的講的是:面對自己完全看不透的男人,她說:我要的,你給不了。他低沉的聲音毫無預警的傳來:“你想要什么,連本宮都不給了?”她卻依舊固守沉默,將一顆心繃的緊緊的,固執的不肯讓任何人駐扎進去。他,貪婪的吞噬著她的呼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化作一縷青煙就那么飄走了。他臨走之前還對我說了句話,不把項鏈找回來,七天之后,他會讓我死的很難看。

所以他不是人嗎?當天晚上,我一夜未眠。

因為在我說出他很重的時候他其實有下意識的用手臂支撐在我的腰側,而我不經意的一個晃眼,看見了他長袖下手腕處,有一個圓弧形的傷疤。

可以很清晰的分辨出,是被牙齒咬的,牙印很深,上排七個牙齒印下排七個牙齒印,中間的縫隙出幾乎能看見深陷血肉里的白骨。和七年前我咬的那個古怪男孩傷口如出一轍。

自打阿爹把我脖頸戴的項鏈一把扯下氣沖沖的走后,一連三天阿爹都沒有回來。他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心里卻是直打鼓。

阿爹雖然脾氣大,但是卻不輕易動怒,但凡他動怒也就意味著事態很嚴重。

好奇是我這個年紀的天性,可是礙于阿爹的威嚴,我又不敢明目張膽的向他詢問什么,只能旁敲側擊的問道:“阿爹,那項鏈你拿去當了多少錢啊?”

“收起你的小聰明!”阿爹走到我的跟前,恨鐵不成鋼的瞪了我一眼,腳步虛浮的往屋里走。

因為他走起路來的確和平常有些不一樣。腳步輕飄飄的,步子也沒了往日的飛揚,反而邁的極為緩慢,好想腳后面拖著什么特別重的東西。

可事實上他腳后面什么都沒有。

“阿爹你腳怎么了?”

“被東西咬了。”

“什么東西咬的?要緊嗎?”

我本來想硬著頭皮問他項鏈的事情,他似乎很疲憊,也沒啥多余的力氣回答我的問題,就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回他的屋子了。

阿爹的屋子除了他自己是從來不允許任何人進去的,我自然就被止步于門外了。

反觀阿娘,一如既往的淡漠。

阿爹經常會像今天這樣,一連外出好幾天都杳無音訊,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兒。阿娘也從來不過問,仿佛有他沒他都一樣似的。

對了,阿爹和阿娘從來不同房睡覺。

“阿娘,今天晚上我能到你房里跟你一起睡嗎?”

“怎么了?”

阿娘本來坐在門檻上勾鞋,聽到我這話,抬起頭來狐疑的看了我一眼。

“沒怎么,我就是覺得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好像還從來都沒有跟你一起睡過覺呢。”

“我做不了主,得看你阿爹的意思。”話落,她又低下頭忙活自己的了。

每次都這樣,問她什么她都用這句話來搪塞我。

什么叫做她做不了主?跟自己阿娘睡個覺還得經過他批準,確定是親生的嗎!!

想到這里,就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有一股無名的怒火騰的直竄腦門兒,也顧不得阿爹的禁忌了,我上前幾步一腳踢開那扇緊閉的大門,埋頭就往里沖。

屋子里空間極小,除了一張床一個橫躺在床里面的長方形柜子,其他什么都沒有。

阿爹呢?剛剛明明看見他走進來了啊。

我試著喊了一聲:“阿爹?”

沒人答應。

奇了怪了,人呢?

屋子里除了床和柜子真的是什么都沒有,四周都是密不透風的墻,可我剛剛明明看見阿爹進來了啊。

“阿爹?你在嗎?”

我在屋子里里轉著圈兒的找,大概是某種直覺,突然神經兮兮的想趴到床底往里看,當我撩起床罩的那一刻,我嚇懵了。

床底下滿滿當當的全是黑白相間的蛇皮!

這么多的蛇皮得要多少蛇才能堆積起來啊……!!等等,蛇?就在這時,我聽見了床里面那個柜子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大力摩擦。

時不時還有嘶嘶的聲音發出。

我心里既害怕,又有一種沒來由的緊張。但更多的還是好奇。我站起身來,屏住呼吸,一點點走近床里面那個長方形的柜子,越走近,有什么東西在摩擦的聲音更大。

正當我馬上就要揭開柜子的柜子蓋時,阿娘扯著嗓子在外面使勁兒的喊我:“夢凡快出來,快出來啊…………”

聲音很急,好像我再不出去外面天都快要塌了似的。

我趕忙出去,一看,門外早已空空如也,哪里還有阿娘的影子。

“阿娘?”

“又怎么了?”

聽到聲音,我猛的轉頭,阿娘竟然在我的身后!

今天這給我嚇的!我一邊平復好心情,一邊暗暗松了口氣,還以為發生什么事兒了呢。

“我還想問你怎么了呢,剛剛叫我那么急是有什么事嗎?”

阿娘有點意外,一副對此事渾然不知的神色:“我什么時候叫你了?”

“你剛剛明明就讓我快點出來,我才出來的啊。”

我急了,難不成是我的幻覺?那也不能夠啊,明明就是阿娘的聲音在叫我。

“可是我剛剛勾鞋毛線不夠了我去找毛線去了啊,我人都不在這兒怎么叫你?”

還不等我說話,阿娘突然神色怪異的問我:“你剛剛進你阿爹房間里都看到些什么了?”

這時我才想起了剛剛明明馬上就能看見柜子里摩擦的東西是什么了,可是因為阿娘的聲音什么都沒看到就出來了。

“一張床,一個柜子。”

阿娘小心翼翼的把我拉近,然后在我耳邊小聲問我:“那你有沒有看到床底下堆著的一堆滿滿當當的蛇皮?”

“阿娘……你………”

可是阿爹的房間不是不讓進嗎?就憑阿娘的膽子就是再給她十個膽兒她也不敢忤逆阿爹啊。

“走,我門回屋說。”

阿娘看了眼阿爹的房子,小聲的領著我快步走向她的臥室,拉著我坐在床上,然后神秘兮兮的從她的衣柜里遞給了我一個雕花木盒。

“這是什么?”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我依照阿娘的指示,打開雕花木盒一看,驚的我一下從床上站起來:“這不是那天阿爹從我那兒拿去的項鏈嗎?怎么會在你這兒?”

按理說不應該啊,那天阿爹拿走了我的項鏈后就怒氣沖沖的出門去了,直到今天才回來,那么問題來了,項鏈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阿娘手里呢?

“你仔細看看,雖然這兩枚項鏈極為相似可卻不是同一個物件兒。這個項鏈叫做離心鎖。”

離心鎖?

乍一看,還真的有些不一樣呢。外形雖然差不多,色澤卻各有偏差。這恍然讓我想起了那個男人向我說起過的同心鎖。

想到這里,我驀的脫口而出:“那是不是還有一條同心鎖啊?”

“是啊,這么多年了過去了,你阿爹一直不讓我告訴你這件事,甚至為了不讓那些東西找上你,他連學都不讓你上。阿娘是個婦道人家,不懂那些什么古古怪怪的事,今天,是你阿爹第七次蛻皮,再有三次,你就再也見不到你阿爹了。”

阿娘一邊說,一邊哽咽著不停抹眼淚,大概是因為情緒有些激動,她說的話語無倫次,一雙眼窩深陷的眼睛紅通通的,看的我心里直犯酸。

“阿娘你先別急,你慢慢說,我沒太聽明白,哪些東西要找上我?還有什么阿爹蛻皮,阿娘你在說什么啊?”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婚姻愛情小說
  3. 腹黑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我国股票指数 江苏快3预测与推荐 青海快三规律破解 三分彩计划全天计划 p3试机号排列三试机号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表 竞彩足球比分网 麻将来了怎么开房 江苏麻将 盐城 河南22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