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我的白蛇老公

更新時間:2019-04-29 18:18:31

我的白蛇老公 已完結

我的白蛇老公

來源:掌文作者:銀花火樹分類:靈異主角:白靜柳龍庭

甜寵新書《我的白蛇老公》是銀花火樹傾心創作的一本女生靈異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白靜柳龍庭,內容主要講述:一場重病,讓我懷胎十月,孩子他爹是條蛇:東北出馬仙,一個女弟馬的真實故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人哪有給動物當老婆的?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選啊!而且這外面帥哥鮮肉這么多,我怎么可能會選擇嫁給一條蛇?

我立馬選了第一條,對被蛇附身的英姑說:"那我選做你的出馬弟子,幫助你修行,只要你不再害我家就成。"

就像是知道我心里想啥似得,英姑眼一瞇,哼了聲:"你還別嫌棄我,嫁給我以后有你享福的日子過,不過既然你選擇了做出馬弟子,那可不要后悔。"

"不后悔,不后悔!"我趕緊的給英姑磕頭謝恩,但是英姑卻沒再回我的話,整個人往地上一倒,翻著白眼,鯉魚打挺似得挺了兩下,才慢慢恢復了過來。

我把英姑從地上扶起來,英姑揉著她的腰,還是剛才那不冷不熱的語氣,跟我說:"做什么不好,偏要做什么出馬弟子。"

"為什么不能做啊,總比嫁給一條蛇好。"

"為什么?因為我男人就是被我克死了,加上剛才那東西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以后有你苦頭吃。"

本來我還覺的我還很機智,選了做那蛇的出馬弟子,但是英姑這么一說,又讓我有點慌:"那我該怎么選啊,我還能反悔嗎?"

"當然不能反悔,這種東西死性子,答應了就要兌現。算了,以后看你自己的造化吧。"英姑說著,從隔壁的屋里拿出了紅紙筆墨,毛筆蘸了墨汁后,在紅紙上寫了幾個大字:"柳仙太爺。"

然后將這張墨跡未干的紙遞到我手上,對我說:"他的真名叫柳龍庭,以前是在長白山下修煉的,家里有五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你回去把這個貼在你家,上了香火后,他就是出馬仙了,你就是他的弟子,今后你們都要光明正道,一心向善,別被邪貪迷惑,不然你們誰都沒有善終。"

只要那條蛇肯放過我,**什么都愿意,我趕緊答應英姑,我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不求回報。

和奶奶回到家里,都已經晚上了,我騰出家里唯一的一間客房,按照英姑的說法,我把她給我寫的那張"柳仙太爺"貼在了墻上,然后擺上了貢品,講真,我心里還挺緊張的,畢竟一想到以后每天要和一條蛇打交道,心里就瘆得慌。

當我把冒著騰騰煙氣的香插在香爐里叩拜了三下后,房間里忽然起了層稀霧,我隱隱約約的看見一條比我大腿還粗的大白蟒,從供桌底下蜿蜒的爬了出來,趴在地板上,蛇頭開始扭曲脫皮,變成一個男人的頭,然后慢慢的是身體,再是尾巴,大概過了有五六分鐘,一個穿著白衣服的男人趴在地上,年紀不到三十,身形修長,五官長得還挺俊俏。

見他長得還好看,我被蛇侮辱的惡心感也少了很多,于是就問他:"你是柳龍庭嗎?"

柳龍庭側頭掃了我一眼,懶得回答,而是直接跟我說:"從今天開始,我們的關系已經確定,只要我修成正果,那我們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趁著這個機會,我趕緊討好柳龍庭說:"那是絕對的,以后大仙一定會叱咤風云,萬人之上。不過我肚子里的胎兒呢,大仙啥時候有空幫我取出來?"

我以為我都答應柳龍庭的條件了,柳龍庭也會除掉我肚子里的蛇胎,可是沒想到柳龍庭聽我說這話后,忽然轉過身來,嘴角揚起一抹陰邪的笑:"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子孫后代,等孕期到了,自然就會出來。"

這可拉倒吧!我頓時就生氣了,英姑說了,孕期到了我就要被肚子里的蛇咬的開膛破肚了,這說到底這死蛇還是不肯放過我。

"可大仙之前不是說只要我肯供奉你你就放過我嗎?!"

柳龍庭冷冷一哼:"我要是沒放過你,你早就被我的孩兒們給咬死了。對了,明天會有人來找你,他家遇見了臟事。這是我們的第一單生意,你要是敢出什么岔子,我就不是這么好好跟你說話了。"

"可是……。"可還沒等我把話說完,柳龍庭看著我的眼睛頓時窄了下去,滿臉上都擺著你有反駁意見就是找死的殘暴。我看到他這表情都臉都嚇憋氣了,但是想到我小命還在他手里握著,不爽又無奈,硬是把火給憋了下去。

第二天上午,奶奶吃完早餐去鄰居家串門了,我宅在家里,穿著睡衣躺在沙發上,心里想著以后我要和柳龍庭怎么生活,這時門鈴響了起來,我去開門,卻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我高中班長王宏。

他怎么來了!

看見王宏,我有點激動,王宏在高中的時候,那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草,操場上那打籃球的身姿,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妹子,也包括我,雖然昨天柳龍庭跟我說了有人來找我,但我沒想到是他,雖然長得比高中的時候胖了一點,但還是很好看啊。

畢竟好看的人胖瘦都好看,丑的人再瘦還是丑。

我趕緊請王宏屋里坐,心里**絲的盤算著這可是個機會啊,之前都沒機會接近他,這次要是能再續個前緣啥的,那可就要把我美上天了。

見著男神心情大好,把昨晚的不愉快全都拋到了腦后,對王宏也特獻殷勤,趕緊換了衣服化了妝,一臉嬌羞的給王宏端茶倒水的。

王宏跟我客套了幾句之后,也就開始說正事:"白靜,其實這次我來找你,是有件事情求你。"

想到昨晚柳龍庭和我說的話,我心里明白了幾分,于是笑著說:"咱倆老鐵誰跟誰呢,有啥盡管說。"

"是我老婆的事情。"

我去,我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你就有老婆了?這么快!"

"嗯,去年年底結的婚,再過兩月我老婆就要生孩子了。"

這簡直就是一盆涼水潑在炭火上,頓時沒了熱情,我哦了一聲,隨口問了句他老婆怎么了?

"幾個月前,我給我丈母娘在我們縣里買了套二手房,很便宜,二十幾萬就到手,可沒想到我丈母娘一住進去身體就不太好,幾天前我和我老婆回去看望她,晚上就在她家過夜,結果當天晚上,我老婆跟我說她看見她們家的墻上有個穿著清朝衣服的小腳女人,領著一個孩子匆匆的從墻面上飄過去了。"

"飄過去的?"我有點不可置信,然后回答的也漫不經心:"真的假的?你老婆沒看錯吧,會不會是做夢把夢當真了?"

見我不信,王宏頓時就有些著急:"真不是假的!自從我老婆看見這東西,就開始整天說胡話,不吃不喝,一會說她是官太太,一會又說她是要飯的,死活都不肯離開那間屋子,現在馬上要過年了,她再這么鬧下去,這年可還要怎么過啊!"

"就在你丈母娘家過唄。"我無所謂的對王宏道,反正也不是我老婆。

"那不行,我媳婦都快生了,總不能以后都住在丈母娘家吧!白凈,你就行行好,看在我倆同班三年的份上,幫我一下!"

還同班三年呢,同班三年他當初也沒跟我說過一句話啊,現在知道來求我了!

**脆倚老賣老,就說不是我不想幫他,是我也沒辦法,幫不了,叫他回家去。

哪知道,我一說這話,王宏頓時就生氣了:"不可能,白靜你別騙我,你一定有辦法。就昨天晚上,我做夢夢見一條白蛇,它告訴我說如果想讓我老婆恢復正常,就來找你,我也是打聽了好幾個同學才找到你。白靜,咱也這么多年老同學了,你要是這點小事都不幫我,這真的可就太不厚道了!"

猜你喜歡

  1. 江湖恩怨小說
  2. 寵婚小說
  3. 情有獨鐘小說
  4. 輕松爽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广东11选5稳赚技巧 河北福彩网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票吗 彩票宝网址 成都快乐12开奖结果 北京pk10开奖视频直播 江西时时彩查询 快3助手破解版下载 蓝洞棋牌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