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來

更新時間:2019-04-29 18:19:00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來 連載中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來

來源:掌文作者:渴雨分類:靈異主角:阿舍白水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來》是作者渴雨創作的女生靈異類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蛇骨生香:夫君慢慢來》精彩節選:我出生時,左手腕上纏著一條蛇骨,骨刺深深插入肉中。十八年后,白水出現在我面前,許諾與我血肉相纏。可結果,卻比刮骨更讓我生痛。蛇骨性邪,可又有什么比人心更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冰冷和懼意,讓我身上起了雞皮疙瘩,可手卻依舊不緊不慢的移動著。

我想大叫,卻發現只是徒勞,嗓子震動著,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迷糊之間,我眼前不停的閃過糾纏著的蛇尾,雪白的肌膚,還有的兩雙摟抱在一塊的胳膊。

第二天一早,我是猛然驚醒,從床上驚坐而起,發現自己身上并沒有壓著一條大蛇時,重重的松了一口氣,跟著卻感覺身下強烈的痛意。

掀開被子一看,紅白相間,而大腿上,還有著劃傷的痕跡--

這一切的一切,告訴我,昨晚那并不是一個夢。

聽著外婆招呼著我娘別亂跑的聲音,我強忍著痛,將床單換下來。

只是將床單抽下時,一條蛇骨從床單上落下。

那是一條完整的蛇骨,而不是一節節串起的蛇骨手串,拇指大小卻首尾俱全,還有著尖悅的蛇牙,落在地上后,優雅的盤在那里,首尾相連,半昂著蛇頭,如果不是沒有肉,完全就是一條活著的蛇。

我天生對蛇帶著懼意,外婆也幾次跟村里人說過,不要再養蛇殺蛇,但暴利面前,誰又在意呢,但我家從來沒有出現過跟蛇有關的東西的。

這時外婆在外面叫我,我怕她擔心,連忙將那條完整的蛇骨藏進床頭柜里,然后把臟床單泡好,在外婆奇怪的眼神中,我只得硬著頭皮跟外婆說我來大姨媽了,然后洗了個澡。

剛洗了澡出來,我娘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看著我先是一愣,跟著哈哈大笑,猛的朝地上一趴,可看著看著,她卻突然大哭了起來,邊哭邊大叫:"阿舍,娘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她這樣子,就跟昨天看到阿曼時一樣。

"你娘這是怎么了?"外婆急急的從廚房出來,看著我道:"聽阿得說昨天也哭了,怎么今天又哭?"

"這是好事吧,她認得我了。"看著哭得傷心的瘋娘,我心里微微發暖,哄著她在桌子邊坐下,可她卻依舊哭個不停。

最后還是外婆低吼了她幾句,她才不哭了,卻看著我依舊抽搭個不停。

正吃著早飯,阿壯突然走了進來,只是跟前天相比,他臉色陰沉,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我,嘿嘿地笑道。

那笑十分怪異,就好像一條看著獵物的蛇。

"阿曼的蛇骨手串呢?"阿壯根本不顧我外婆叫他,聲音沙啞的朝我道。

他怪異得很,可在外婆嚴厲的眼神中,我急忙去昨天的柜子里拿那條蛇骨手串,可一打開上了鎖的柜子,那條手串已經不見了蹤影。

"嘿嘿,找不到了--找不到了。"阿壯大笑著叫著,跟著轉身就朝外跑。

我見他樣子不對,跟外婆打了個招呼,忍著腿間的痛意追了出去,剛一出門,就見外面很多人朝一個方向跑,拉住一個平時聊得開的一問,才知道阿曼死了。

阿曼死了!

死在了自己床上,身傷到處都是刮傷的痕跡,屋內一股濃濃的蛇腥味,可她的臉上卻帶著笑。

那種滿足而又快樂的笑,映在她那死灰色的臉上,顯得詭異無比。

只是她雙手緊緊的握著,不知道抓的是什么,她娘哭得傷心,有膽大的村民過去掰開她的手。

掌心躺著一片帶血的鱗片,有著彩色的花紋,已經扎入了她的掌心。

屋子里看熱鬧的突然靜了下來,不知道是誰先離開的,大家似乎都帶著懼意走了。

在阿曼娘大嚎聲中,我跟其他人靜靜的退了出來。

大家沒有急著回家,都在路邊熱烈的討論著阿曼是怎么死的,怎么手里有著鱗片,會不會是被柳仙給看中了。

柳仙是五大家仙之一,可能是為了安撫村民常年捕蛇殺蛇的懼意,村子里流傳著柳仙會自己下山尋找人類新娘,讓人類新娘為蛇族產生蛇種。

以前村民會供奉柳仙,從村子里討選女孩子送上蛇仙廟,任由柳仙帶走,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此喪命。

后來破四舊,加上封建迷信沒這么強,這風俗才慢慢沒了。

帶著疑云朝著村長家走去,我還得確認阿壯為什么突然變得這么古怪了呢。

到他家,村長卻說他沒有回來,從昨晚出去就再沒有回來了,他們一家子都在急著找他呢。

我連忙將他今天一早的古怪說了,當我提到那條蛇骨手串時,村長臉色也是一變,急急的問我那條手串在哪里。

又是蛇骨手串,我心底隱隱的感覺那條手串似乎不同,看了一眼村長家餐廳門口掛了一墻的蛇骨手串,我搖頭道:"不見了。"

村長臉突然一沉,朝我嚴厲地道:"阿曼戴過那條蛇骨手串的事情,你千萬別說出去。這事算阿伯求你了,阿伯欠你個人情。你先回去吧!"

跟著他就叫家里人急急的去找阿壯了,看他的樣子,似乎十分著急。

我聽他話里話外,隱隱的感覺有點不對勁,似乎阿曼的死還有阿壯的失蹤都跟那條蛇骨手串有關連。

但他們急著去找阿壯,我也不好多說什么。

可退到村長家門外時,墻角背陰的大樹下,是村長家養蛇的蛇屋,我聽著里面嘶嘶的響個不停,那些被喂養著的肉蛇好像十分狂躁。

聞著空氣中淡淡的蛇腥味,我強忍著懼意,慢慢的靠近氣孔。

平時到這地方,我都是三步并兩步小跑的,這次不知道為什么,我心底似乎有什么告訴我,一定要看一眼,就看一眼。

我將眼睛湊在氣孔上,朝里張望--

村長家的蛇屋是用黃泥和稻草制成的,據說土氣重、藏得住濕氣才能將蛇養好,從我爹的飯店倒了之后,村長的蛇羹店做得最大也最出名,所以蛇屋也建得大,還經常供應外面的飯店。

眼睛在蛇屋里面打著轉,只見無數的肉蛇在蛇屋里翻滾,特意埋的樹干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蛇,全都張大著嘴,嘶拉著蛇信,對著一個地方驚恐的叫著。

我順著它們對著的地方望去,只見阿壯就這樣坐在蛇屋里面,他周圍一兩米內沒有一條蛇,可他手里卻抓著一條跟他胳膊一樣粗的過山峰,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嘴里用力的咀嚼著什么。

那條黑色的過山峰身上鮮血淋漓,正中已經被咬了好幾個口子,露出森森的白骨,可在阿壯手里,它努力扭動身子,卻怎么也逃脫不了阿壯的手。

它張著嘴,想咬阿壯,可嘴張得大大的卻怎么也不敢下嘴,甚至被嚇得瑟瑟發抖的樣子。

"嘿嘿!"阿壯將嘴里的東西吞下去,抓起過山峰,猛的咬了一口。

過山峰痛得不停的扭動著蛇尾,卻被阿壯死死抓在手里,其他的肉蛇看著阿壯張嘴呲牙發出尖悅的叫聲,可聲音帶著的全是懼意。

阿壯將蛇肉連皮帶肉的吞進了嘴里,鮮紅的肉慢慢的涌出,順著他的嘴角流下。

那樣子,哪里還是那個靦腆的壯碩少年,明明就是一個怪物。

猛的,阿壯似乎感覺到了什么,轉眼朝我這邊看來,雙眼急驟收縮,那雙眼睛居然如同蛇眸一般變得細長--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未來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北京单场比分即时直播 今晚湖北30选5中奖 重庆百变王牌073047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表 七乐彩重号走势图 辽宁35选7开奖视频 七星彩走势图下载 假彩票网站 江西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