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深夜出租車

更新時間:2019-04-30 11:18:21

深夜出租車 連載中

深夜出租車

來源:袋鼠書城作者:辛白分類:靈異主角:陳實

完結小說《深夜出租車》是辛白最新寫的一本懸疑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陳實,內容主要講述:警界傳奇宋朗“重生”歸來,隱姓埋名變成司機陳實。本想低調生活,命運弄人,陳實又一次卷入命案當中……宣揚狼性文化,殘殺員工卻集體沉默的吃人公司;為了討回“公道”,含淚將青梅竹馬剝皮的迷途少年;被陰暗的秘...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七章未卜先知

吃過午飯,林秋浦召集大家去趟會議室,林冬雪進來的時候,見徐曉東正眉飛色舞地對幾名女警員說:“聽說沒有,上午林隊被一個的哥戲弄得啞口無語,最后乖乖放人了!”

“瞎說些什么呢!”林冬雪撂下手里的資料。

女警員們各回各座,徐曉東嬉皮笑臉地湊過來:“我也沒別的意思嘛,你不要動氣,我看這家伙是個老油條,沒有證據他是不會輕易開口的。”

“離我遠點!”林冬雪嫌棄地說道。

“林大小姐,有氣也別往我身上撒嘛,要不我晚上請你吃火鍋?”

“滾滾滾,誰稀罕!”

這時林秋浦進來,底下立馬安靜,林秋浦清清喉嚨說:“目前這案子已經有了一些眉目,但我們手上還是缺乏證據,我知道各位查案辛苦了,但仍然不能松懈……”

簡單地匯總了一下目前手頭上的情報,林秋浦給警員們分派任務:“小齊,小王,你倆去趟交管局,調查一下當晚經過命案現場的車輛有哪些;曉東,老王,你倆在現場周邊走訪一下,我需要擴大目擊證人范圍;其它人,我會給你們發一份上午的審訊記錄,你們去核實一下陳某所說的情況是真是假。”

林冬雪瞪大眼睛,難道陳實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嗎?幾乎連措辭都一模一樣!

有人站起來提問:“林隊,你還覺得陳實有嫌疑?”

林秋浦回答:“我不相信他是完全清白,此人極可能是一個突破口,不能輕易放掉!”林秋浦說得鏗鏘有力,不少人信服地點頭。

若不是陳實有言在先,林冬雪可能也會跟著贊同,現在她腦袋里嗡嗡作響,盡管一直以來討厭哥哥,但她從不否認哥哥的能力,可是現在她卻在懷疑這一點。

后面的話林冬雪一句也沒聽進去,直到林秋浦宣布解散,她才站起來往外走。

第一時間給陳實撥過去電話:“你在哪?”

“看來我說中了?”電話那頭還是漫不經心的聲音。

林冬雪實在不想抬舉這家伙,就說:“勉強蒙對了。”

“哈哈!”陳實大笑,“我現在在楓之林酒店外面,帶上尸檢報告和現場照片過來,給你一小時。”

“哎哎!”林冬雪叫沒叫住,那邊已經把電話掛了,林冬雪氣得跺腳。

尸檢報告之前隊里影印了好幾份,林冬雪輕易地搞到一份,至于現場照片她只能溜進林秋浦的辦公室,用手機偷攝下來。

林冬雪叫了一輛車來到楓之林酒店,左看右看,正準備撥電話,陳實在喊她:“這邊這邊!”

陳實大咧咧地坐在一家牛肉面館里面,正在吃面,林冬雪在旁落座:“你倒是清閑!”

“我在查案。”陳實吸溜溜地吃了一大口面條。

“跑這里查什么?”

“我反復跟你們講,那天晚上的女乘客是在這里下車,你們死活不信,我只能親自跑一趟嘍,不過人家不讓我看入住記錄,還得借你的證件一用。”

“楓之林酒店?可是那女人半路上就死了,按理說……”

陳實作出一個無奈的表情:“你還認為人是我殺的?”

“說不準!你這么狡猾!”林冬雪突然想,自己在干什么啊,眼前這人很可能是真兇,她居然和他在討論案情。

陳實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坦蕩自信,哪里有半點兇手的感覺,但也說不準,林冬雪在警隊里呆了半年,參與過幾樁案件,但都是敲敲邊鼓,從沒有參與過核心調查,也不知道真正的兇手是什么感覺。

陳實從她手里拿過尸檢報告,一邊打開一邊說:“你要是相信我,我回頭送你一個頭等功。”

陳實掃了一眼尸檢報告,念出上面的幾句話:“后位勒斃……勒溝與耳廓平行……死者身上驗出微量酒精……死前曾發生過性行為……死者的胃容物里找到酒精了嗎?上面沒寫!”

林冬雪說:“死者是一名醫藥代表,平時應酬較多,據其同事稱當晚她有飯局。”

“喝酒了嗎?”

“應該喝了吧?”

陳實樂了,“林大小姐,你查案全靠蒙嗎?”

林冬雪臉上一紅,辯解道:“這個問題很重要嗎?兇手顯然是見色起意,死者吃喝過什么,與案情關聯不大。”

“你這話槽點太多,我都不知道從哪里吐槽好,案子偵破之前,一切細節都是重要的。我告訴你這個細節意義何在,如果胃里沒有酒精,血液里卻有,那么死者很可能是通過其它方式攝入的。”

“其它方式?”

“你還真是笨吶,酒精是一部分藥物的溶劑,比如乙醚!”

林冬雪恍然大悟,陳實從口袋里掏出一支鋼筆,在尸檢報告旁邊補充一句:“胃容物是否存在酒精,血液里是否含有**劑成分。”

他說:“死者是醫藥代表,醫科生,如果是身邊的人行兇,出現**劑的可能性很大。”

陳實繼續看文件,他用手指敲打著那張紙,道:“有過性行為、衣服破損、身上有多處淤青,據此就得出**殺人的結論,我認為有點草率。”

林冬雪仔細考慮他的話,突然說:“你就算想洗刷自己的嫌疑,也不能這樣混淆視聽,這怎么不是**了?”

陳實猝不及防地問:“你是處女嗎?”

林冬雪的臉唰一下紅到耳根,氣得拍桌起立:“說什么呢你!”

“**的甄別不能全憑這二者,在被外人強制發生性關系的時候,由于身體沒有性喚起,私處干澀,往往會伴隨撕裂、出血,內部擦傷的位置又可以判斷兇手采取的**。僅僅因為有過性行為就斷定是**,我認為相當草率,難道不能是死者在死亡前與他人發生過性行為嗎?”

“呃!有道理!”林冬雪不情不愿地承認。

“在此基礎上,奸殺就更加不成立了,試想如果是**的話,兇手必然要控制住死者的手腳,采取前入位,即便是勒斃也是前位勒斃,可是死因卻是后位勒斃,我想象不到兇手是如何完成這一套動作的。”

“這也未必啊,也許是辦完事之后,突然殺人……”林冬雪臉紅紅地說道。

“我說的是大概率事件!兇器從形態上看是一根很粗的繩子,似乎是跳繩之類的,按照你們的假設,這是一樁**殺人,現場出現一根跳繩,這也屬于不合理。”

一邊說陳實一邊在文件上寫上自己的補充意見,整張紙快被寫滿了。

林冬雪深感佩服,這家伙明明是個外行,可是所說的卻句句在理,簡直比在刑偵課上聽講還要受益。

“**殺人,依我看,極可能是偽造出來的!”陳實道出自己的結論。

“什么!?”

“兇手在誤導你們!”

林冬雪認真思考陳實的話。

“還有一件事,說出來怕你不相信!”陳實說。

“什么?”

陳實把死者正臉的照片推過來,“這個女人,并不是那天晚上坐我車的人。”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玄幻小說
  3. 歷史小說
  4. 都市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捕鱼王在线网址 91彩票首页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精选24码期期中 玩北京pk10输死了 三张牌手机版 手机北京麻将代理平台 888手机棋牌中心下载 篮球场地标准尺寸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