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太虛仙境

更新時間:2019-04-30 12:16:18

太虛仙境 連載中

太虛仙境

來源:掌文作者:怯欣分類:玄幻主角:青云應相依

主角是青云應相依的書名叫《太虛仙境》,它的作者是怯欣創作的奇幻玄幻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少年青云無故被卷入三界之爭,大難不死,卻修煉出絕世神通。且看小小少年如何破生死,亂乾坤,以己之力踏三界,戰神界,一步一步成為太虛至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景歆怡有些無奈坐在庭院的石凳上,一對靈巧的漆黑眼珠不停轉動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視線掃過整個庭院,將靈力散發出去依然無果,想來父親將那少年放入靈陣內了,以她的實力肯定找不到,有些喪氣的站起來,準備離開這里了。

不料就在她剛要飛身而起,"咚"的一聲輕響,使得她的身體頓了頓。心中疑惑,這聲音是哪里傳出來的?收回步伐,景歆怡屏氣凝神,想要尋出聲音的來源。

庭院內一片寂靜,只有微風拂過,擾亂了她的發絲,聽了片刻,卻沒有再次發出什么聲音來,景歆怡臉上一片孤疑,剛才到底是什么聲音?

"咚!"

又是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景歆怡身體猛的一轉,落在了面前不遠處的空間上,聲音似乎是從那里傳來的。

靈陣,景歆怡一看便知道是父親布置的靈陣。可里面的聲音怎么能沖破靈陣的結界傳出來了?景歆怡小心走到那里,聲音又響了起來,頻率在逐漸加快。

景歆怡這時已經萬分確定,父親帶回來的少年一定在靈陣里面。可是要怎么把他救出來呢?她不明白父親為何要將少男囚禁在里面,難道是抓來的魔界之人?想到這里,景歆怡搖了搖頭,凡界與魔界有很長時間沒有什么摩擦了,兩界一直相安無事,所以這個猜測直接被她否認了。

就在此時,一道更加強大的聲音猛然響起,將景歆怡嚇了一跳,面前靈力涌動,逐漸凌亂起來,下一刻靈陣破滅,一方靈鼎從虛空降落在庭院上,"咚咚咚"的聲音不時從靈鼎內傳出。

里面有人,景歆怡一驚,連忙跑到靈鼎邊上,大聲道:"里面有人嗎?我該怎么救你?"

此時的靈鼎內,青云一身衣物全被煉化消失而去,不僅如此,他原本光滑的肉體也被靈鼎內部的燦爛光華腐蝕的不成樣子了,有些地方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

他的體內不時涌出一道道強大雷光,以此來阻斷周圍靈光對他肉身的傷害,可明顯力不從心,體內的雷光還是弱了一些,即便頑強抵抗,其最終結果依然免不了被靈鼎煉化的命運。

青云自被帝鱷吞入口中之后便一直清醒著,直到如今,外界發生的所有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包括自身肉體被腐蝕的恐怖疼痛感,他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他恐懼過,憤怒過,絕望過,直到如今的淡然,多少次想就這樣一死百了,可體內的那顆靈丹似乎并不如他愿,拼盡所有也要將他保全下來。

忽然,他聽到外面傳來一道好聽的聲音,似乎還要救他出去,自身的情況即便沒有親眼看見,他也一清二楚,如今的他五官恐怕全都消失了,周身一片血肉模糊,能剩下一些血肉他都很慶幸了。如此模樣,就算被救出去又有何用?!

"到底有沒有人,回答我!"景歆怡明顯有些著急,聲音很是急促。這個靈鼎她知道一些,據說可以煉化萬物,一個活生生的人放進去怎么可能挺過來?!她不知道父親到底要做什么,也管不了,為今之計要先將里面的人救出來。

靈鼎里面只傳來"咚咚"的聲音,并沒有人聲傳出,景歆怡顧不了其他,嬌小的身體一躍而起,來到靈鼎上方,雙手被靈力包裹,緊緊握住靈鼎的蓋子,想要強行將它打開。

她不知道神云鼎的鼎蓋可不是這樣打開的,需要固定的靈訣,以此來摧動靈鼎,它自會打開,像景歆怡使用蠻力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永遠都打不開神云鼎。

當然也有特殊情況,那就是她的實力比景天強大一個境界,那時這神云鼎在她面前自然隨意就能打開了。不過可惜,她只是一個天靈境實力的小小少女。

所以,盡管她已經用盡了靈力,那鼎蓋卻不動分毫,景歆怡擦了一把汗,不得不跳下靈鼎,她知道這樣純粹在浪費時間,根本就救不了里面的人。

"你說句話啊!我到底怎么才能救你?"景歆怡著急的快哭出來了,此人不能死,不然父親的一世英名將毀于一旦,宗門外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大多數人都是奔著這個少年而來,如果他不明不白消失了,宗門一定會大亂的。不管為了父親,還是為了宗門,她都要救這個人出來。

靈鼎內部依然沒有聲音傳出,景歆怡急的團團轉,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驚喜道:"父親,沒錯,父親可以救你出來,我去求父親放你出來!"

景歆怡似乎抓到了最后一絲希望,說完就要飛身離開,不料剛才已經將靈力揮霍的一干二凈,只飛出丈許高便載落下來,直接摔在了靈鼎旁,連連痛呼。

也不知道是痛的還是覺得自己太無用,景歆怡眼淚不掙氣的流了下來,嗚嗚的哭了起來。

靈鼎內的青云苦澀一笑,沒有想到在臨死前還有這么一個可愛的小姑娘為他操心。只聽聲音,他便知道這個女孩與他年紀相仿。心中憧憬,他要是沒有經歷此事,將來長大娶了這么一個關心他的小姑娘便無憾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即將消亡,連見小姑娘一面的機會都沒有了。思索片刻,試了試,發現聲帶還可以用。還可以發出聲音,旋即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靈鼎外的景歆怡正哭的傷心,忽然聽見一道陌生的聲音,連忙抬起頭,才發現是從靈鼎內部傳出來的。盡管沒有聽清,卻驗證了里面的人還活著!心中一喜,連忙將眼淚擦掉,驚喜道:"我該怎么救你出來?"

"你叫什么名字?"青云不得不再次說道,聲帶似乎已經受損,他的發聲并不正常,不過景歆怡這次仔細辨認一下還是聽清了,急忙回道:"我叫景歆怡。"

"景歆怡……"青云默念,旋即感到體內涌出一道強大無比的雷光,痛呼一聲,直接昏迷了過去。昏迷的前一刻,青云似乎解脫了,這種非人的折磨終于結束了,死亡,其實也并沒有那么可怕,好在已經知道她的名字,此生無憾了。

"你叫什么名字?"景歆怡說完不見里面有回應,不由再次問道。剛說完一股強大的轟鳴聲自神云鼎內傳出,猶如平地一聲驚雷,大老遠都聽的清清楚楚,強大的聲波一沖而過,直接將她震暈過去。

小山下方,透過層層白云,天風宗的宮殿坐落在龐大的山頂之上,此時在一座大殿內,景天正坐在首位。在他下手則是七名白發老者,是天風宗的眾長老,再下方站著數名青年男女,是天風宗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其中最前方的兩男一女便是景天剛回來時見到的幾人。

"諸位長老,有事就說吧。"景天望著幾名白發老者,開口道。

"宗主,您是否從外面帶回一名少年?"在最前方的一名老者拱手問道。他名天玖,乃天風宗大長老,平時宗門之事大多由他打理,除非遇到重大事件才有宗主決定。

"沒錯。"景天點頭,回來時便有弟子看到,根本沒法否認。

"那他此時身在何處?"天玖神情一震,連忙問道。

"大長老,我帶一個少年回宗,似乎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吧?你為何如此激動?"景天眉頭一皺,這個天玖每日掌管宗門大小事務,現在難不成要管到他這個宗主的頭頭上了?!

"宗主息怒。"天玖知道自己太著急了,供了供手道,"想必宗主還不知道,此時的天風宗外聚集了無數強者,皆為您帶回來的那個少年。"

"愿意待就讓他們待著吧,如有誰敢犯我天風宗驅逐出去便是,再不行殺幾個以儆效尤。"景天罷了罷手,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天玖苦笑搖了搖頭,嘆道:"如果只是這些人,還不敢驚動宗主。"

"難道還有別的什么變故?"景天眉頭一皺,雪山與楚清依還不至于來天風宗尋事。

"宗主,就在今日清晨,魔界魔尊派遣使者來到宗門。"說道這里,天玖看了景天一眼,見他一臉平靜,旋即接著道,"那使者傳話來,提出數日前在千峰嶺差點突破成為真龍的帝鱷,原屬于魔界的護宗靈獸。"

"只因百年前凡界與魔界的那次大戰,隕落在此,經過百年修養才恢復至巔峰,想要一舉突破真龍,不成想被宗主破壞了,還將靈丹給帶走了。"天玖忽然住了話語,只因此時的景天臉色陰沉的可怕。

"魔界的人怎么如此了解我凡界發生的事情?"景天緩緩起身,微微思索片刻,旋即哼聲道,"看來雪山那個老家伙想要陰我們天風宗!"

"雪山也去了千峰嶺?"天玖一愣,最近的傳言中并沒有提及他。

"沒錯,還有楚清依。"景天點了點頭,楚清依的為人不像會背后耍這些陰招,排除了她也就只有雪山那個老家伙了。

"原來如此,不過楚清依應該不會做這種事。"天玖的想法與景天一樣,都認定背后搗鬼的人是雪山無疑了。

"哼!該找個時間去冰靈宗坐坐了!"景天此時心情很不好,將整條真龍之體全留給兩人,還不滿意,真該敲打敲打他了。

"宗主,雪山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如今魔界魔尊的傳話,我們該如何應對?"天玖罷了罷手,提出了當前應面對的嚴峻問題。

天玖話落,在場的眾多身影皆認清了這件事情的復雜程度。按照魔界之人所說的,帝鱷為他們的護宗靈獸,如今在休戰期間,自當還與他們,可宗主卻間接將它給殺了!

此事不管真假,但魔界人卻率先提了出來,假的也成了真的,就是不知道他們有什么要求。

"魔界的人還說了什么?"景天雙手虛壓,現場頓時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落在了天玖身上。

"宗主,魔尊說天風宗需將那名少年與靈丹一并交還給魔界,至于真龍之身便不需要了,就當贈送給天風宗的禮物了。"天玖強忍著怒意將原話說了出來。當時他聽到魔界使者這段話的時候,差點沒有控制住一巴掌將那人拍死,好在他的控制力還不錯,饒了那人一命。

"哼,百年前魔界如喪家之犬逃離凡界,如今竟大言不慚的要我們將靈丹送回去,他們好大的口氣!"站在末位的一名老者怒聲說道。他是七名長老中年紀最小的,脾氣也最暴躁,一聽便不樂意了。

"七長老稍安勿躁。"景天罷了罷手,魔界說的好聽,真龍之體恐怕大部分都在雪山的手中了,他除了將那名少年帶走外,根本就沒有碰過真龍之體,真是打的好算盤。

"大長老,你沒有告訴他,我們要是不給呢?"景天面容恢復平靜,料想他魔界也不敢來凡界,挑起凡魔兩界的戰爭,哪個魔尊都承擔不起。

"我確實這樣說了,可那魔界使者說:魔尊只給我們一天時間,如果不將少年與靈丹交給魔界使者帶回去,屆時魔界魔尊會降臨天風宗。"天玖點了點頭,將魔界使者的話復述了一遍。

"魔尊嗎?那就讓他來吧!"景天冷笑一聲,百年沒有交過手了,不知道這些個所謂的魔尊有沒有什么進步。

就在此時,一道沉悶的天雷聲從天空之上傳來,使得眾人驚了一下,要知道天風宗身處雷雨云層之上,從來沒有聽到過有從上面傳來的雷電聲,一個個心中疑惑,不明所以。

反觀首位的景天一愣,旋即臉色大變,來不及交代什么,身體一閃便消失而去,只留下眾人面面相覷。

當景天來到小山之上的庭院時,在看到破陣而出的神云鼎時,心中一微微一驚。再看到斜躺在鼎旁的景歆怡后,臉色頓時陰沉下來。身體一閃出現在她身旁,小心查看一下,原來只是昏迷過去了。

景天松了一口氣,望了一眼被雷光充斥的神云鼎,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看來是他小覷這靈丹的威力了。微微思索便已釋然,想必是那帝鱷在突破成為真龍后,體內的靈丹也跟著進化了,比著一般靈丹要強上無數倍!

景天心中欣喜,更加確定了將靈丹留下的決定,待兩者合一,他將靈丹吞服后,即便魔界所有魔尊一同發難他也無懼。

觀察了一下,神云鼎運轉正常,正在煉化內部的少年,只不過由于靈丹的緣故稍稍緩慢了一些。手掌一揮,神云鼎再次隱入虛空,雙手連動,一道道靈力飛出,將靈陣加固數層,這才望向懷中的景歆怡。

微微一嘆,手中靈力涌入她的體內,不多時便醒了過來。景歆怡抬眼望向父親,片刻后,輕聲道:"父親,您將他放了吧。"

"歆怡,我送你下去。"景天抱著景歆怡飛身而起,落在了下方的廣場之上。

"父親,為了您的名聲,為了宗門,您就聽歆怡一次,放了他吧!"景歆怡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不敢想象一個小小少年被放入神云鼎內,肉身寸寸斷裂的情景,那種痛苦是他能忍受的嗎?

"晚了。"景天一嘆,將她遞給走來的女弟子,身體一閃便消失而去。

"父親!"景歆怡頓時哭了起來,少女本就心善,哭的傷心欲絕,難道實力就那么重要嗎?

然而景天卻沒有再出現,如果他知道女兒的想法,他會毫不猶豫的告訴她,實力很重要!如果沒有他景天,天風宗早就被人強占,并據為己有。為了實力,犧牲一個小小少年又如何?他并沒有覺的自己做錯了什么。

人總要有守護的東西,景歆怡要守護父親的一世英名,不留瑕疵。景天要守護宗門,守護家人,身處的立場不同,選擇的方法也不同,沒有誰對誰錯。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古裝小說
  3. 婚姻愛情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炒股软件 上海快三222最大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辽宁快乐12手机版投注 福彩辽宁35选7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片结果 北京时时彩规律时间表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下载 天天赢棋牌 头条上粉丝多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