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封塵琉璃心

更新時間:2019-04-30 15:35:37

封塵琉璃心 連載中

封塵琉璃心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醉糖分類:歷史主角:枚絕風若塵

主角叫枚絕風若塵的小說是《封塵琉璃心》,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醉糖創作的古言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葉梡憂心的看了看風若塵狀似淡然的微笑,心中一嘆,縱使心中百般無奈,也只得端著皇后之雅貴,赴那于她來說并不喜慶的宮宴。見葉梡離開,風若塵揮揮手,讓流云流霜退下,又看了看遠空的霞,才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梡皇后,還真是讓朕好找啊。”一身黑衣的風冥宇推開葉梡,自顧自的倒了杯茶。

“葉梡不過一介民女,當不起皇后一稱。”

“也對,不過是個**女人,確實當不起這金貴的稱號。”風冥宇冷嘲道:“只是你人走了,那留在葉府的東西可是要收回來的,把密室的鑰匙拿出來吧,畢竟,當初如果沒有皇后稱號,那些東西也不會是你的。”

密室被發現了!?葉梡一時有些難以置信,葉府居然就這么讓風冥宇去搜房了,一介丞相,不過如此……

葉梡回過神,冷笑:“呵,那些東西本來就是我葉梡的,與你風冥宇,丞相府沒有任何關系,堂堂輕雪國君主竟如此顛倒是非,厚顏**!”

“朕說有關系就是有關系。”風冥宇放下茶杯站起身來:“葉梡你可能還沒搞清楚情況,現在不是在商量,而是你應該求我。”

風冥宇冷笑著,向后揮了揮手。

眨眼間,風冥宇身后出現了6個黑衣人,每兩個之間便架著一個精致可人的女娃娃,而這三個女娃娃此時正軟綿綿的低著頭,顯然是暈著的。

風冥宇轉過身,摸了摸女娃娃們的頭:“這三個丫頭養的倒是不錯,若是賣到花滿街,該是能賺不少錢。”

花滿街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號稱男人天堂的地方,要是被賣到那種地方去……

葉梡不敢再往下想:“風冥宇!他們還只是孩子!!”

“是啊,還只是孩子,所以那鑰匙,你到底是給還是不給……”

“你,你**!”葉梡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這三個丫頭都是當親生閨女一樣的,她怎么忍心……可那密室的東西關系重大,也絕不能交給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

“辱罵當朝君王,葉梡許久不見,你倒是越發膽大了。”

楓明宇比了個手勢,其中三個黑人便分別拿出一條鞭子,一樣的動作,高舉,然后揮下,鞭子劃破空氣與肉體相碰撞的聲音**的葉梡的耳膜,葉梡有一瞬間的呆滯,那可都是她的孩子啊,都只是孩子啊!

當鞭子再次揮起,葉梡回過神來向前沖去,想去將她的孩子們護住,可她忘了,以她那連風若塵都不如的三腳貓功夫,又怎么沖的過去?不到半途就被風冥宇攔下了。

風冥宇將葉梡半按在地上,強迫她看著鞭子再次揮下。

二鞭落,流云醒了;三鞭揮,流霜醒了,下意識運氣抵御;三鞭落,風若塵醒了,流云哭了,流霜剛運起的氣被生生打斷;四鞭揮,風若塵抵御不成反被按壓在地上;四鞭落,葉梡哭喊:

“給你,鑰匙給你。”

“真麻煩,早答應不就好了。”風冥宇一聲輕笑放開葉梡,比了個手勢,鞭子才停止揮動。

葉梡緩緩站起身,抬手將發間那根精致的木簪摘下遞到風冥宇面前。

風冥宇卻沒有伸手,似笑非笑的看著葉梡,葉梡垂眸將木簪尾部擰開,那剩下露出的部分,赫然是一把鑰匙的模樣,待風冥宇看清楚,又將尾部擰回去,再次遞到風冥宇面前,風冥宇這才伸手要接,誰知,葉梡卻一下將手收了回去。

風林羽的臉一下就黑了:“葉梡,朕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葉梡抬眸與風冥宇對視,雙手捏著木簪橫在胸前:“先把她們放了。”

風冥宇見此微瞇雙眼,深深看著葉梡,半晌,向后揮了揮手。

葉梡這才把木簪給了風冥宇,風冥宇拿著木簪就要轉身離開,見狀,葉梡幾人松了口氣,可是氣還沒松完,就見風冥宇猛然轉身將手中的木簪刺向葉梡。

風若塵迅速將葉梡往旁邊一拉,避開木簪,流霜往上一躍就向風冥宇面門襲去風若塵,掃過一旁桌面拿了上面的繡花針,注了內力,甩向風冥宇下三路。

面對如此小兒科的攻擊,風冥宇冷冷一笑,輕松避開繡花針,一腳踹開正從旁邊偷襲的流云,同時向面前撒出一包白色藥粉。

見那藥粉,風若塵面色一變,將輕功發揮到了極致,猛得將還在半空的流霜推開。

跌落地上,流霜只聽耳邊一聲慘叫,急忙睜眼,便見風若塵捂著眼睛疼得在地上翻滾,跟在葉梡身邊許久,流霜自然知道那藥粉是毒,可現在那藥粉進入了自家小姐的眼睛,流霜一下子便慌了神了。

風冥宇三下五除二清除了障礙,便狠狠將葉梡摁在地上,毫不猶豫將手中的木簪刺入葉梡心口,待血液浸濕木簪再緩緩拔出。

“葉梡,你真當朕不知道么?這鑰匙還需你的心頭血才能與鎖眼契合。”

聽到風冥宇的話,風若塵抬起頭,眼前已經出現重影,可她還是看見了,風冥宇,她的親生父親,將她還在流血的親生母親丟在地上,然后拿著那浸染了他親生母親鮮血的木簪離開了,而她的親生母親,就像個破布娃娃一樣被丟棄在地上……

多么刺眼啊,風若塵只覺得眼前的世界已經開始模糊,心底有一個聲音在歇斯底里的吶喊,腦袋卻一片空白。

風若塵踉踉蹌蹌跑到葉梡身旁,顫抖的手請放在葉梡鼻前又移到頸間,然后無力垂下,沉默半晌,風若塵忽的俯在葉梡身上痛哭。

哭聲驚醒了呆滯的流云流霜,她們互相攙扶著跪坐在葉梡身旁放聲大哭。

那個女子走了,那個教她們讀書認字,唱歌繪畫的女子;那個鼓勵他們,愛護他們,安慰她們的女子;那個開心就溫柔輕笑,難過便幽幽吹笛的女子就這么走了……再也看不見了……

撕心裂肺的痛是三人此時唯一的感受,同時還有一種以前從未接觸過的,名為“恨”的東西從她們在她們心底扎下了根。

“風冥宇!我風若塵與勢不兩立!!!”

風若塵仰天長吼,雪白的頸間條條青筋突起,心痛的淚自眼角滑落。

許久,風若塵低頭喘息,伸手擦了擦臉畔的淚放在眼前,即便視線已經模糊不堪,可那直沖鼻尖的,異乎尋常的腥甜的氣息卻清晰的告訴她,她的眼睛流下的,不是淚……

不知是因為毒入眼,還是真的因為掃地僧的預言,她都無力追究,意識彌散之際,風若塵低聲苦笑。

血淚落世魔現,血淚落世魔現,原來,這一次是她啊……

風依舊涼的刺骨,雪下的更大,似乎要隱藏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掩藏不住。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總裁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歡喜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乐享棋牌北京麻将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 双色球17140期杀红球 手机真钱娱乐平台 2010年上证指数 四川福彩中奖规则 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果表 四川金7乐网站 幸运农场在线计划手机 乐彩网双色球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