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青梅細雨枝

更新時間:2019-04-30 16:32:52

青梅細雨枝 連載中

青梅細雨枝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終日厭厭分類:言情主角:陳拘那方露桐

小說主人公是陳拘那方露桐的小說叫《青梅細雨枝》,是作者終日厭厭創作的現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笑著看了她一眼,這樹并不高,況且我是從圍墻上爬,所以沒有什么難度,我踩上樹枝,手抓著上面的枝條,接著往上攀了幾步,紅領巾就在我面前了,我伸手取下紅領巾時,聽到李若揚在下面激動地拍手:“取下來了取下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四年級結束的暑假,第一天我便去了外婆家,一來是想早早脫離我媽的掌控,二來更想陪陪外婆,她年紀大了,家里總空蕩蕩的,經常她一個人。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外婆腿上抱著只肥貓,坐在門口的藤椅上慢慢搖著,手里一把竹扇輕輕扇著熱風,肥貓一舒服,軟軟地直叫喚。

暑假檔正在回放《粉紅女郎》,萬人迷果然是萬人迷,迷得我嘿嘿直樂,外婆聽見了,偏頭朝里屋斜一眼,聲音緩緩地訕笑我,溺愛氣味兒濃:“碎年紀還學人家談戀愛!你這娃娃光賴我!你去賴你媽!看你媽不拾掇你!”

我被罵也不羞不臊,笑著朝外一聲喊:“我就愛賴你嘛!你昨天還跟我說以后要做男人婆,不做結婚狂,你早看了好幾遍了吧?”

外婆聽了,爽朗地笑幾聲,去溜她的肥貓,也不理我了。屋子里頓時只剩下電視機里一群女人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混雜著我看到起勁時的嗤笑聲。

天氣熱得人恨不得裸奔,裸奔又擔心被毒辣的太陽曬得蛻皮,曬成煤球,只能在屋子里瞎折騰。一會兒披件紗,一會兒穿小背心,一會兒拿枕巾當短裙,就是不好好穿衣服,惹得外婆罵我不害臊。

哎,這不是家里沒人嘛,都是女的,再說我也不當我爸的面換衣服啊,男女有別沒上幼兒園我媽就告訴我了。

外婆家總是放松而又安寧,是我兒時的一方自由天地,自娛自樂都難以忘懷。

小時候我撿著日子在那間老舊有著外婆氣息的屋子里住幾天,后來,那間屋子在我心里一住好多年。童年是什么,以后我也許會說,童年就是未曾體會便已走遠,想起時只能在快樂中遺憾,最后用這一輩子來無休止地懷念。

《粉紅女郎》播放至半途,我爸打來了電話,他說:“明天回家啊。”

我哪兒肯,回去干什么,張草包跟瘋了一樣布置了那么多作業,她不知道三伏天寫作業容易中暑啊!我態度堅決:“不回來,開學前你跟我媽可能見不到了我,祝你倆二人世界愉快。”

“二人……”我爸一頓,反應過來立馬火了,“二個屁人!你是不是又看言情劇呢!是不是還想學著早戀啊!”

“新時代的父母可真封建!”我恨恨地批判我爸,一激動就瞎說停不下來了,“青梅竹馬要早抓,你連這個都沒聽過。”

“你!”老爸讓我氣得說不出話,只朝電話吼,“趕緊回來!你的青梅找你呢!”

“我青梅可多了!”我急了,根本不想回去,沒細想就頂他,“你是說哪個啊?”

“不要臉,”我爸罵了我一句,把電話給了我媽,氣哄哄地,“你跟她說,仗著離得遠跟我抬杠呢,欠收拾!”

“姓方的,”我媽口氣冷靜,卻不容抵抗,“你趕緊回家,你陳阿姨問你補課去不去,我給答應了。”

“啥?”我要被他倆氣得吐血,“你答應什么啊就答應了!經過我同意了沒?現在的家長怎么都這么霸道啊,我還是祖國的花朵嗎!我就是顆被人踩的野草!”

“……行了你,”我媽不理會我的反抗與哭訴,試圖給我洗腦,“我看你跟那個陳拘那關系不是挺好嘛,我也沒多想就答應了,不然開學了你們張老師肯定又陰陽怪氣地說你對待學習不上心,連著我跟你爸都罵了,聽話,趕緊回來吧。”

掛了電話,我傷心欲絕了好半天,看萬人迷都沒那么漂亮了。盛夏的晌午是那么熱,我的心卻是那么涼。

雖然放假見不到你確實怪想念的,不過一想到整個假期就要被霸占了,而且是被慘無人道的張草包霸占,我就覺得祖國的花朵就快要徹底蔫兒了。

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同樣的感受,第二天下午,我依依不舍地跟外婆道別,外婆面目慈祥,摸著我的頭笑瞇瞇地說:“回去吧,好好學習,你媽也是為你好,別跟她犟。不過她要是罵你啊,你就跟她說,我外婆說你那會兒比我還不著四六呢,誰也別嫌誰。”

我被逗樂了,背著外婆給我裝好的一滿包小食,一個人磨磨蹭蹭地去車站坐車。

回到家里,接到了你的電話,聽上去悶悶不樂的,我問你是不是也不愿意去補課,你嘆口氣回答我:“我倒是無所謂,不過我知道你不想去,但我媽非要給阿姨打電話,說多找幾個人作伴,我攔不住,本來想著你在外婆家肯定玩得很開心,現在都被我攪和了。”

“哎,”我也嘆口氣,不過聽見你這么說又挺不好受,我知道阿姨總是逼你,想到你一個人孤零零地去補課,我也不忍心,于是我又故作輕松安慰你,“沒事兒,你一個人去多沒意思啊,我陪你去,咱倆還能一起玩兒。”

聽我這么說完,你半天不講話,我還以為你掛電話了,一看明明正在通話中,我遲疑地問:“怎么了?你不高興啊?”

“露露,”幾秒后聽筒里傳來了你略顯低落的聲音,“我媽還找了李若揚。”

李若揚?我愣了愣,終于知道你為啥心煩了,你本來就不太喜歡李若揚,跟她也很少講話,要不是我,我估計你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現在跟她一起去補課,得日日相處,那你還不難受死。

這么一想,我便果斷決定我也要去了,不然讓你一個人跟李若揚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那多尷尬,我立馬跟我媽妥協了,叫她跟阿姨商量何時開始補課,去哪里補課。

我媽對我突然的態度大轉變挺納悶,問我受什么**了,我當然不會說實話,就跟她瞎扯轉移話題:“你給我取名方露桐,有水有木,有人叫我露露,有人叫我桐桐,媽你覺得哪個好聽?”

“我怎么不給你取名方清華呢?”我媽瞪了我一眼,打電話去了。

“我媽什么意思?”我挺迷茫,轉頭問我爸。

“名字我取的!”我爸也瞪我,莫名其妙就憤怒了,“還想著搞搞文藝,水木湛清華呢,結果生了個傻子!”

這什么爸媽!我都聽話乖乖補課了,還口出惡言罵我!傻子?我可精明著呢!

晚上商量好了,明天一早匯合,然后出發去報名補課,可我千思萬想也沒想到補課地點居然是張老師家里,我還以為是什么私立補習班呢。

更令我驚恐萬分的是,張老師家還挺遠的,在熱鬧繁華的市區。所以幾位家長最后一致決定,就把咱三放心地交給張老師了,在她家吃,在她家喝!還在她家過夜!

真是要了我的命!

事已至此,我反抗臨陣逃脫也沒什么用了,我們三只能手無縛雞之力地被家長帶去張老師家。

一路上我心煩意亂,轉頭看你,你也愁眉不展,再轉頭看李若揚,她面無表情地低頭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樂不樂意。

張老師家在六樓,一個挺僻靜的小區,一幫人浩浩蕩蕩擠進她家后,我一看差點兒掉頭就走。

她家面積倒是挺大的,三室一廳,外加一個小書房,但是真正讓我無話可說的不是這個,而是她們全家都住在這一間樓房里。張老師的父母,她一個姐姐一個弟弟,總共五口人。

現在加我們三個,接下來總共會有八口人住在這一百來平米的屋子里,剛進去一分鐘,我已經感到有點兒窒息。

我爸都沒忍住皺了皺眉,面露尷尬地問張老師有地方住沒,張老師立馬一笑,放心地告訴三位家長:“有地方有地方,兩個跟我睡,一個住書房,寬敞著呢。”

就這么決定了,張老師拍著胸脯給家長打安定劑,無視家里其他人的存在:“你們放心吧,都是我的學生,我肯定照顧好,既然是補課,學習肯定是最重要的。”

張老師話都交代好了,家長們自然放心下來,不便再多說什么,不然還讓張老師認為家長們嫌她照顧不好我們。

臨走,陳阿姨從包里掏出一沓鈔票,數好了的,放在張老師面前,囑托道:“張老師,那我們陳拘那就麻煩你照顧了,她要是不聽話你就教訓她,不用管別的,咱們都是為了孩子好。”

張老師扭捏作態地推辭一番,什么太客氣了給什么錢啊當老師的都是應該的,然后別別扭扭地將錢收起來,看著還挺不好意思。我爸見狀,也拿出一個紅包,放在張老師面前。李若揚她爸是大老板,就更氣派了,擺了一桌子禮物,紅包當然也少不了,張老師都笑得合不攏嘴了,搞得張老師她媽媽沒忍住過來皺眉面露難色地說了張老師幾句,怎么好意思收人家這么多禮。

“沒事兒沒事兒,”李爸爸豪氣地揮了揮手,“都是應該的,張老師這么操心,我們做家長的也高興。”

場面話一句接一句,講得差不多了,一看天都快黑了,家長們打算離開,我爸要走了,又掉頭拉著我到了一邊,眼神還挺舍不得,我成心揶揄他:“現在舍不得了,非逼我來的時候怎么不想想,你跟我媽真是好狠的心。”

“你閉嘴,”我爸輕輕拍我一巴掌,又掏出錢包,拿兩百塊塞進我兜里,說,“這是零花錢,想吃什么了別讓張老師買,咱不花她的錢,需要什么東西就自己買,聽見沒?”

“聽見了,”我乖巧地點點頭,剛還在嘴硬,一想老爸果真要走了,心里突然難以自抑地傷感起來,低著頭差點兒就哭了。

“聽話,”父女連心,老爸知道我難受,安慰我說,“想家了就借老師的手機打電話,爸閑了就來看你,補課結束立馬來接你,帶你去吃火鍋,吃肯德基,想吃啥吃啥。”

我“哇”地一聲嚎了起來,抱著老爸死活不撒手,我多想告訴他我不想補課啊,我也不想離開家,還想告訴他我有多討厭張老師,但是我不能說啊,老爸連錢都給了,我不能讓他為難啊!

哭完了,老爸還是走了,張老師難得沒罵我,因為不止我,你也哭了,不過哭得沒我傷心。李若揚倒是沒哭,以前聽她講過,她爸媽鬧離婚,經常吵架,估計她也不想待在那個鬧心的家,出來倒是清凈了。

張老師許是看我們情緒不好,趁機帶我們去商場購物,買牙刷,牙膏,買毛巾,買鉛筆筆記本,什么都要買套新的。

挑完東西付錢,我牢記老爸的囑咐,從兜里掏出一百塊錢遞給張老師,說:“老師,我爸給我零花錢了。”

緊接著你也掏出了一張錢,李若揚同樣,張老師沒說什么,笑著一一接過錢,替我們結完賬,找了零錢,她嚴肅地低頭告訴我們:“你們拿著錢不安全,零花錢我幫你們保存,以后買東西就用剩下的錢,老師給你們記著賬。”

我不樂意,心想我這么大了零花錢還是拿得住的,但是張老師說得挺有道理,也是出于好心,我總不能拒絕她吧,再說了,我現在只想安安分分的,完全不想招惹她,丁點兒不痛快都不想找。

張老師收走了我們的零花錢,回去以后,我趁她不注意將剩下的一百塊藏進了書包的夾層里,這一百塊我不想讓她保管,想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鬼怪小說
  3. 架空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九乐棋牌官网 六肖中特期期 网球吧网 拉铁粉赚钱吧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足球魔方 做疗养院赚钱吗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园 博远棋牌代理 中超恒大球员老婆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