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女將軍的小相公

更新時間:2019-05-01 15:21:10

女將軍的小相公 連載中

女將軍的小相公

來源:有書閣作者:姚木棉分類:言情主角:甄旖珂傅延波

主角叫甄旖珂傅延波的書名叫《女將軍的小相公》,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姚木棉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一朝重生,才知道這世間最愛她的,竟然是她最討厭的師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玩笑的是大師兄才是。壓抑住心中報復似的快|感,甄旖珂一字一頓,我的意中人,這不正在大師兄眼前么?

很明顯,指的正是傅延波。

一言既出,語驚四座,傅延波詫異地看過來,無甚表情的面孔中出現了一絲裂痕,正想相問,便看見甄旖珂暗暗投遞過來的,請自己稍安勿躁的眼神。那眼神認真中又帶著調皮戲謔,正是自己熟悉的師妹模樣,傅延波定下心,咽下即將脫口而出的疑問,決定暫時當個旁觀者。

另一邊,桂子哲就沒這么鎮定了,他看著一夜之間便變得冷漠無情的師妹,腦海中閃過無數可能,但怎么也想不到原因。

被他玩弄于掌心近十年的小師妹,怎么就變成這樣了?

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桂家十數年計劃落空,看著他命中注定的妻子委身于傅延波這個已經站在桂家對立面的男人手中嗎?

怎么可以!

眼中閃過一絲瘋狂,桂子哲扯了扯面皮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溫和一些:師妹,常言道婚姻大事,當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自己做主啊。

此言直指甄旖珂是個不守婦道之人,不可謂不惡毒,甄旖珂心中火氣,當下便要動手,耳邊卻響起一道清朗的嗓音。

大師兄此言卻是何意?傅延波慢悠悠地插話,男未婚女未嫁,師弟與珂兒情投意合,正準備過幾日上甄府提親,就不勞師兄費心了。

甄旖珂怔住,心頭一團熱流涌過,低下頭掩飾即將奪眶而下的淚水。

明明至今都不明白自己態度突然轉變的緣由,卻還是在桂子哲惡言相向的時候選擇先為自己解圍。

前世也是,明明無需與桂家一派對立也能憑借圣寵過得如魚得水,偏生要為自己,為甄家滿門復仇而無數次游走在生死邊緣。

這個人,明明在朝堂之上手腕通天,明明對付起正敵來心狠手辣,為何偏偏在她的問題上這么傻。

深深吸下一口氣,甄旖珂抬眼時已是一片沉靜,她直視著桂子哲陰鷙的雙眼:緩緩道:正如延波師兄所言,我的婚事,就不勞大師兄費心了。

呵呵,珂兒啊珂兒,你怎么這么天真。桂子哲輕輕放下酒杯,眼中閃過陰狠的瘋狂,我桂家與你甄家世代交好,你以為伯父會讓你的任性薄情毀了兩家世世代代的友誼,從而影響你父兄的仕途嗎?

好一個圖窮匕見,甄旖珂冷笑連連:且不說我甄家子弟是否有如師兄說的醉心名利之徒,國朝文武殊途,你桂家世代從文,又如何掣肘我父兄?!

桂子哲聞言吝笑不已,大腦一陣炸裂,不由得口不擇言起來:我父乃兵部尚書,又是當朝首輔郭大人門生,你父兄從jun,兵從何處來,將往何處調,論功行賞,有罪并罰,哪一門哪一項不需經過我父以及郭大人之手?師妹,為兄好言相勸,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甄旖珂怒極,卻又一時半會找不到反駁的說辭。

的確,武將只管練兵大帳,調度糧草賞罰卻全由兵部、吏部擬定,再報圣上首輔批準,幾乎可以說是卡住了手握兵權的武將的脖子。

本來甄家還有圣眷可以倚仗,但經過前世,甄旖珂卻突然不敢確定了。

甄旖珂表情風云變幻,桂子哲心中得意,只覺自己一番威脅已經把人鎮住,心中惡毒的念頭便一個接一個地涌了上來。

他說的不全是實話,但要鎮住這位被父兄保護過度,半點不知朝堂險惡的小師妹卻已經足夠了。在桂子哲的心中,甚至已經開始想象娶回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師妹后,要如何玩弄羞辱才能以解心頭之恨。

至于自己親愛的師弟,既然想要回護甄旖珂,不若就等桂家將甄家完全握在手心之時,再讓他心心念念的甄家來下手吧。

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別怪他桂子哲心狠手辣不念舊情了。

甄旖珂直覺桂子哲的話哪里不對,文武互相牽制,怎么在桂子哲的口中,當朝手握重拳的大將jun就如此不堪一擊了呢?

疑惑間,甄旖珂本能地望向身邊的傅延波,希望他能為自己解惑,卻不小心正正撞進了傅延波風雨欲來的眸子中。

桂侍郎好大的口氣。傅延波眼中寒光四射,甄將jun滿門忠烈,總領我朝各處兵權,如此位高權重之人,在桂侍郎口中竟還不如你我這般的小小侍郎,看來桂家在朝中,早已是只手遮天了嘛。

桂子哲很快反應過來,暗惱被對方抓住了話柄,不過此時左右無人,就算他說了又能如何?

只手遮天不敢當。桂子哲虛偽地微笑,只是得罪了我桂家會如何,師弟師妹盡可以放開試試。

說完,擔心自己再呆下去言多必失,竟是看也不看面色漲紅的甄旖珂一眼,拂袖便離開了寶臺寺,似是對甄旖珂的低頭胸有成竹。

甄旖珂緊緊握住雙拳,幾乎要把掌心刮破,這時,一只溫暖的大掌突然附了上來,甄旖珂一抬頭,就撞進傅延波沉靜的瞳孔中,心不知為何慢慢靜了下來。

傅延波看上去還是沒有什么表情,只是定定地注視著甄旖珂的眼,就像一座歷經風雨卻不曾動搖半寸的高山。

莫慌。傅延波說。

甄旖珂雙眼赤紅:我不慌,師兄,我恨。

傅延波停頓半晌,一字一頓道:武將,只需簡在帝心。

我明白。甄旖珂不甘地抱住頭,武家晉升只憑戰功,他桂家勢力再大,也插手不了武官一系的事,我只是...

甄旖珂的悔恨如山河崩裂般觸目驚心,傅延波心頭劇震,既是心疼又是疑惑。究竟發生了什么,才讓甄旖珂和桂子哲反目至此。又究竟遭遇了什么,才會讓自幼比男子還要堅強的甄旖珂崩潰到如此程度。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小師妹還未和桂家定親,又早早看穿了桂子哲的為人,有他傅延波在,一切都還來得及。

甄旖珂的身體微微顫抖,傅延波沉吟半晌,此前突如其來的告白鉆進腦海,終究還是伸手抱住了眼前之人。

有我。傅延波聽見自己的聲音說,一切有我。

甄旖珂僵住,半晌,伸出手回抱住傅延波挺拔地后背,顫抖著嗓子哽咽道:師兄,我要報仇。

好,我們報仇。傅延波溫聲回應著,半點沒問仇從何來

猜你喜歡

  1. 寵婚小說
  2. 職場對決小說
  3. 古言小說
  4.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两码中特诗 体育彩票20选5 上海时时乐专家 北京单场综合推荐 安徽快三分析报告 3d独胆组六 nba比分数据火箭 网上打麻将赌博 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 tt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