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時先生,進房請敲門

更新時間:2019-05-02 09:32:37

時先生,進房請敲門 已完結

時先生,進房請敲門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輕采青菜分類:都市主角:陶夭時千

主角是陶夭時千的小說是《時先生,進房請敲門》,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輕采青菜寫的一本浪漫言情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訂婚宴因打包飯菜被未婚夫嫌棄,陶夭氣得退婚,半醉之下拉著陌生男人說:“要不我們閃婚吧?”時先生很認真地道:“我建議你現在出門右拐。”“右拐?是什么?民政局?”“精神病院。”陶夭愛過一個有未婚妻的人,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出了酒店,手機**響了,打開一看,是曲欣發來的短信,約她去夜色唱歌,房間已經訂好了。

陶夭開著自己的小車,抵達夜色門口發現已經沒有停車位了,她只能停在地下停車場。

車停好后,她正要下去,看到有兩個人影走來。

并不是很熟悉,但也絕不陌生。

陶夭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拿包擋住自己的臉裝不認識,對方的視線已經看了過來。

時千表情冷清,溫溫淡淡地和小李搭著話,明明也看到了杵在車旁不尷不尬的女人,卻不動聲色,連笑都是吝嗇。

陶夭怔了不到兩秒,迅速閃進車里,翻出氣墊對著鏡子仔細地補妝。

時千經過車旁的時候,似乎又瞥了眼坐在一側的女人,晦暗的眸里有細長的暗流淌過。

推開包廂的門,陶夭進去后發現不止曲欣一個,還有幾個陌生男女。

倒也沒意外,曲欣這樣愛湊熱鬧的人,只約一個才怪。

“行啊你,打扮得這么漂亮,知道我今晚有帥哥介紹給你?”曲欣樂呵呵地道,“不過你要先和我說說,上次和你接吻那男人是誰?”

陶夭把包往她腿上一放,從里面翻出一些東西,“我去下洗手間。”

曲欣也不急,反正有的時間慢慢問。

陶夭借著洗手間明亮的鏡子,整理方才化好的妝容,眼有些浮腫,她還真是慫,被二嬸三言兩語就整得這么難過。

也許不是那幾句話,而是心中藏得極深的人。

確認自己妝容完美后,她換上從包里拿出的裙子,艷俗,但穿在她身上被嫵媚壓過了。

點燃一支女式奶油爆珠,陶夭倚在洗手間的墻壁,眼睛迷離,深處卻是無盡的哀傷。

視線的盲區越來越大,最后能見的只有朝她不急不躁走來的男人,橘色的燈光靜靜的剪出他頎長修長的身形。

離得近了,察覺到他分明的輪廓透著久久不散的陰郁,嗓音一如既往的沉厚:“女孩子不要抽煙喝酒。”

陶夭只覺頭痛劇烈,這樣的話繞在耳畔間,分外的熟悉,記憶中的人,聲音,重疊在一塊。

但看清臉后,她忍不住瞪過去:“關你什么事。”

哪里都能看到這個陰魂不散的男人,她才不信巧合。

“小沒良心的,上次到底是誰替你解的圍。”時千也不惱,修長的手指把她唇邊的香煙挪開。

提及上次,陶夭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想道謝,但分明是被這家伙占了便宜的。

肆無忌憚地把這個男人打量一番,身上衣服的牌子是她沒見過的,嗯……地攤貨?不過看著質量不錯,難道現在地攤貨也有好質量了。

再者想起這個男人還玩游戲,真是幼稚,她的定義里,玩游戲的男人大部分都是窮吊絲。

哦,最關鍵的是他好像有兒子。

這些條件不管是哪一個,都讓OL達人陶夭瞧不起。

她眼線勾長的她眨了眨眼睛,輕笑了聲,“這位大哥,不管怎樣我要和你說聲謝謝,不過……”

頓了頓,她已經抬手把原本就屬于她的香煙奪過來,“不過你少管閑事。”

“呵。”時千低笑了聲,“在長輩面前儼然是個乖乖女,現在又是個一姐的樣子……陶夭,你真是多變。”

陶夭警惕地望著他,他怎么懂她的名字。

下一秒,她手上的煙又被移開了,陶夭反應過來后,煙蒂已經落在地上,被男人的鞋子碾滅。

“你……”她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不喜歡女人抽煙。”他簡潔地答。

但是也沒有理由管她吧?

而且陶夭自認為心情不爽就該抽煙喝酒發泄,憑什么他來阻止?

男人忽然逼近,舒緩的氣息落在她的額頭上,

她抬頭看他,毫無預兆地撞入他漆黑的瞳眸。

心跳忽然加快不止,無關心動,只是一種本能反應。

他的臉湊過來,陶夭瞠目瞪著,一時間竟忘了掙扎,一度地認為他是不是還要吻上來。

男人卻頓住了,平和地道:“你的眼……”

陶夭眨著眼睛,他要說什么?她的眼睛很漂亮還是……

“你的眼睫毛膏涂得太厚了。”他如實說。

“……”

本能地,陶夭推開眼前男人側過身子,手觸碰到堅硬的胸膛,心里掂量下自己不僅打不過他,若是被關洗手間里猥褻一番也沒有半分掙扎的力氣。

聰明如她,識趣地不作理睬,回到自己的包廂。

時千依在鏡光閃閃的墻上,視線上移,門派清晰的502數字。

“喲,千哥!”

身后傳來夸張的叫喚,天生的桃花臉,玩味懶散的笑在唇際漾著,話音落下,一條手臂搭了過來。

時千淡淡瞥了眼。

來人是他的好兄弟,這么多年還沒個正經。

郁之深熱情洋溢,拉著他要去喝酒,眼順帶瞧了瞧身邊,“你那小跟班呢?”

“我讓他先回去。”

“小李子挺好玩的。”

郁之深不等對方糾正是小李而非小李子,推著他,一腳踢開包廂的房門,他們的頭頂上,寫著清晰的502。

包廂很大,盛下二十個男女綽綽有余。

光線昏暗,彩燈鮮明,紅綠紫交替照在每個人的臉上。

郁之深在圈子里是頂鬧騰活躍的人,他一進來,立馬就有人迎接,郁少郁少地叫著。

時千人坐在沙發上,交疊了長腿擱在茶幾,剛點上一根煙,過來倒酒的郁之深低頭低聲道:“這次回來夠隱秘啊,知道的不足五個?”

“是你消息不通。”時千答。

郁之深意味深長地瞥了眼,誰消息都能不靈通就他不行,做律師的靠人脈,主要是面前這祖宗瞞得太深。

“老夫人身體欠佳,估計就這半年時間交接繼承……”郁之深的話還沒說完,有個青年湊過來,一臉諂笑。

時千面色不變,等那青年和郁之深說完話,他的煙燃到一半。

捻滅,眼前的燈光被人遮住,沒有抬頭先聞聲:“郁少,這位帥哥是誰啊,也不介紹給我們認識?”

郁之深笑嘻嘻地擠兌對方,在眾美女要求下,勉勉強強地說:“這位啊,可是時家的……”

猜你喜歡

  1. 宮斗小說
  2. 青春小說
  3. 歷史小說
  4.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快乐十分计划软件 美人捕鱼下载 北京快乐8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2016江西时时彩开2015 快乐双彩走势图综合 网络棋牌频道在线观看 德州扑克单机 有一台电脑能怎么赚钱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