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抓码王高手论坛
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東宮辭:幺女有毒

更新時間:2019-05-02 09:37:04

東宮辭:幺女有毒 連載中

東宮辭:幺女有毒

來源:掌讀520作者:辛珈分類:言情主角:姜靖晗黎瑾恒

火爆新書《東宮辭:幺女有毒》是辛珈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姜靖晗黎瑾恒,內容主要講述:大學生韓青意外落入架空王朝,以‘天選之女’稱號受萬眾矚目。抓鬮而來的丈夫誤以為被鐘情,一時將她寵上天。即將確認心意時又遇七子奪嫡、外戚侵擾等諸多事端,前朝爭權奪勢,后宮算計重重,她該何去何從?...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最后,我不解地看他,“我又沒有夢游癥。”他退回來,“聽聞大皇兄與嫂子們都是睡一個被窩的。”我的臉有點發熱,“你難道也想這樣?會不會太擠了?”

“確實挺擠的。他還同我說有時還跟兩個嫂子一起,我見過他的床,不比我們的大。”他平日都在跟大皇子聊些什么東西?

“我的床。”我糾正他,“你不是總睡那個小榻么?”

“你來之前我是睡床的。”

我隨口說道:“老婆孩子熱炕頭。”

“炕頭是什么?”

“跟床很像,也能睡人的。”雖然我對這個也是一知半解,畢竟從來沒有親眼見過。

“你似乎了解不少學問。”他命人準備浴池熱水,關好門坐到小榻上,“有時我在懷疑,你會不會是個細作。”

“你見過我這種整天就知道吃和睡的細作嗎?”我拉過凳子,面朝他坐著,“有這樣的細作,雇主估計都得被氣死。”

“像是有比來時胖了點。”

“……”

“長點肉也好,看著有精神,更漂亮些。”

我道:“等再胖些的時候你就會說,我黎瑾恒的府邸里不養豬。來人,快把她牽走。”

“祖奶奶生得珠圓玉潤,祖父總夸贊她有旺夫相。”

我想起姜靖明對黎瑾恒的評價,一時笑出聲來,姜靖晗旺夫,黎瑾恒克妻。這究竟是什么奇怪的搭配?

他嚴肅道:“你笑什么?不可褻瀆先人。”

“不是在笑祖父和祖奶奶,只是想起些有趣的東西。”

“你們下午說的話我都聽到了。姜兄不喜歡我這事,我是知曉的。”他耷拉著腦袋,隱約有幾分像挨訓的小學生,“但總該有個皇子出來守護黎國的疆土,守護黎國的百姓。”

“我們如今的和平日子是眾將士日夜拼搏而來的,你的決定沒有錯。至于我那位大哥,他向來挑三揀四,要不是因為武功高強,早就被人揍得連我娘都認不出。”

黎瑾恒抬頭,有些無奈道:“你這樣說自己哥哥,不怕他尋你麻煩么?”

“不怕。他要是來了,我就往你身后躲。怎么著你都得保護我的,對吧?”

“嗯。我會。”他說。

這晚的炭火燒得往日更旺些,屋子里暖烘烘的,芷茵姑姑將窗子開了個小口,便同一干侍仆退下。

黎瑾恒換上新寢衣,刻意在我面前晃了兩圈。我裹緊被子學蠶蛹,只露出個腦袋問他,“你以前帶兵時也是這樣子討你副官的嫌嗎?”

“那時都打赤膊,連三九天也是如此。”他坐到榻上,“剛回朝那一陣子母妃每天勒令讓我穿寢衣,我是怎么穿怎么不舒服。”

我想象不出黎瑾恒光著膀子的模樣。

“那時你不是跟著純陽長公主練兵嗎?她沒說什么?”我伸過頭去看他,他正掀開錦被,蛇一般鉆了進去,翻身時恰巧與我四目相對,便笑答道:“純陽姐倒是沒抱怨過。只是見著一個就要和他比試,說是輸了就不允許在她面前赤身裸體。”

“然后呢?”

“只有我是和局,她就說隨我喜歡。”

我噗嗤一聲笑出來,“純陽姐倒是個狠角色。”黎瑾恒道:“她虛長我幾歲,可從來沒有半點姐姐的樣子,成天就會拿我幼時跟瑾祈逃課的事當飯后笑料。”

“逃課確實不對。”我說。

“那時候不懂事,太傅教的課我過去又跟國師學過,自然是沒多少心思。”他忽地彎了眼,“你幼年如何?也逃過課出去看煙火嗎?”

“沒逃過,就算沒去上課也會事后補假。”細想之下,我過去這二十來年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乖乖女。唯一讓父母有些不滿的,大概就是拿了生活費跑去看演唱會,后來每天節衣縮食過得像個苦行僧那件事吧。

黎瑾恒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我,“可你看上去很活潑。”

“活潑的女子就一定會逃課么?”

“唔……話也不是這樣說。”他思索片刻,“那,你會想家么?”

“你是打算招我哭嗎?”我問。

他別開眼,聲如蚊鳴,“你要是想哭,我可以把衣服借給你。”

“我有手帕。”

“那我把肩膀借給你,純陽姐說我的身板寬,可以撐得住一個人的重量。”他把頭旋回,目光灼灼。

我只覺兩頰燒紅,果然不該同意宜兒多加那兩塊炭。

“快睡吧,明天不是還要上早朝嗎?”不等他回應,我下床吹了旁邊蠟燭,套好燈罩重回被窩。

黎瑾恒道:“我下朝直接同大皇兄回府,到時會讓馬車來接你過去。莫要遲到。”

“好。”

“明日可以穿昭陽送你的那件衣裙。”

我想了想,“那件月白色的?”又轉念問道:“你怎么突然關心起我的服飾了?”

“你穿那件會很好看。”

黎瑾恒是把甜言蜜語集背下來了嗎?

“你也快些睡罷,夢里有糖吃。”接著,是一陣平緩的呼吸聲。我的心卻跳得有點快,這間房未免也供得太暖了些吧?

翌日。

我依照黎瑾恒所言提前到達大皇子府,他的府邸比黎瑾恒的稍大,入口兩旁還各種了一大片竹子。來迎接我的是另一位側妃如煙,聽我問起兮雅,不緊不慢地回說她在準備酒菜,又淺笑著同我細語。

見到黎瑾恒時,我這才明白他讓我換上這件衣服的用意。他早上離得早,我只偶然掃了一眼,沒想到他選了與我同一色系的外衣,就像是我們約好要穿情侶裝似的。

如煙靜立一旁抿唇微笑,黎瑾言朗聲大笑,“四弟與弟妹新婚燕爾,真是如膠似漆啊。”

“讓大皇兄見笑了。晗兒之言,我總該是要聽的。”他拱手說道。

黎瑾恒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是什么時候練上的?竟然還不會臉紅心跳。

黎瑾言迎我們進內廳,命仆從為我們上新茶。

“這貢茶你們可得試試,聽聞用雪水泡出來的味道最佳。”

他接下來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巴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有多少財產的暴發戶。

茶是貢品,茶具是貢品,就連煮茶用的雪水也是從貢梅枝上刮下來的。我想,他怎么不說自己也是個貢品呢?但凡是上供給最高統治者的人和物都該得此稱呼才對。

“貢品”說:“四弟妹果如傳言中那般清新脫俗。”

清新……脫俗?這不是我無話可夸時用的詞嗎?果真是因果循環,報應到自身來了。

“晗兒著實與都城里的女子不同。”黎瑾恒笑著說,“是位很特別的人。”

特別?特別傻嗎?

有小丫頭來請午膳,黎瑾恒行路時停了停,落在我后方。如煙在介紹院子里的花草,大多是陌生的,黎瑾言有時還在前頭補充兩句。

兮雅正在飯廳指揮他們擺盤,見著我們喜笑顏開,忙迎上來道:“殿下你們來得這樣快,這菜還沒有上齊呢。”說著又轉回去催促兩句。

黎瑾言道:“四弟四弟妹見諒,他們平日里懶散慣了,手腳不大利落。”我瞥見一名丫頭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兮雅又催了兩聲,沖著一邊管事模樣的男人使了個眼色,那為我們帶路的小丫頭就被帶去后頭。至于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不過往往不會是什么好事。

前菜并不多,只是兮雅追求盡善盡美,她本想再糾正幾句,眼神一觸及我們便改口讓那些人都先下去。

這么一番折騰之后,總算是能落座。

兮雅率先敬了一杯酒,以表自己的失誤之責。黎瑾言輕訓她兩句,顧自同她對飲一杯。我偏頭瞧黎瑾恒,他正對著一盤拌蘿卜發呆,我伸手戳戳他,低聲問:“大皇子府的腌蘿卜有家里的脆嗎?”

他輕笑著搖頭。

如煙佯惑道:“殿下怎么和姐姐喝起交杯了?”

兮雅如夢初醒,稍顯尬色,舉起酒杯道:“妾失禮了,還望四殿下四皇妃見諒。”黎瑾恒不作回應,我道:“空腹喝酒容易醉。”

黎瑾言這才攔下她的手,“不過是家人之間吃頓飯,別弄得像賽酒會。”說著,他用筷尖點著附近幾個碟子,向我們介紹名字由來和做法。初衷很好,說的故事也很有趣,可不知是他的說話習慣還是旁的什么,他總愛在末尾添上一句,你們在邊地生活時定然沒吃過吧?

是他對邊地的要求太高,還是我太過樂觀?在姜府待嫁的日子,姜家人好吃好喝地養著我,以至于后來險些穿不進嫁衣。他那些奇怪的印象只怕還停留在二十年前吧?

這好一陣子下來,我擔心菜要涼,好在如煙適時婉言勸阻,我們才終于吃到一口熱湯飯。沿襲著府里的慣例,黎瑾恒和我吃飯時并不交談,只聽他們聊這日的支出和各房的恩仇。

察覺到我們的沉默,黎瑾言道:“是這菜色不合口味嗎?”他說這話時目光還在那幾個快見底的盤子上徘徊,我忍不住抬頭瞟他一眼,這不是典型的沒話亂找話嗎?

收回眼神時正見黎瑾恒動動嘴唇,搶前一步說道:“自打黎瑾恒咬到兩次舌頭后,我們就約定好吃飯時不說話。”

黎瑾恒別過頭來,沖我笑得詭異。又轉去同兮雅道:“勞煩嫂子遞個醋瓶。”

他剛才想說的是這句話?我低頭裝作不經意地四處打量,倘若能走運找到一個小縫,我必定毫不猶豫地跳進去。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民國小說
  3. 仙俠小說
  4. 鬼怪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115-117期十四码管三期 东北用麻将摆王八怎么摆 山西麻将有多少张牌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 2018年管家婆54期码报 我想赚钱不知道如何下手怎么办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 万佳彩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技巧看图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文 极速时时彩固定技巧